音乐长廊
当前位置: 主页 > 动感地带 > 音乐长廊 >

伍德斯托克音乐节

时间:2009-08-13 00:00     作者:毕全胜     点击:
        1969年,音乐节策划人迈克尔·朗格、富商之子约翰·罗伯茨、幻想成为肥皂剧作家的约尔·罗斯曼与唱片公司职员阿蒂·科恩菲尔德,四位25岁至27岁的青年因为机缘巧合聚在一起,决定在距曼哈顿100公里的一个名为伍德斯托克的小镇举办一个音乐节,里奇·海文斯、珍妮斯·乔普林、吉米·亨德里克斯、琼·贝茨、鲍勃·迪伦、杰弗逊飞机、感恩而死、谁人等等当时最有影响力的摇滚艺人都在他们的邀请名单上。然而,因为当地和居民的反对,音乐节几近流产,好在附近苏利文县的牛奶制造商马克思·雅思格愿意以75000美元出借自己的牧场,音乐节仍以“伍德斯托克”为名。音乐节总共花费了270万美元(约合当今1600万美元),其中请乐队的花费仅18万美元,出场费最高的是拿了3.2万美元的“吉他之神”吉米·亨德里克斯。最终,除了鲍勃·迪伦等少数受邀的音乐人未露面,32组有名无名的乐队或歌手在8月15日至17日3天里(实际演出到18日早上应该算是4天),与台下45万热血沸腾的年轻人共同狂欢,然后,人们带着伍德斯托克在他们身上烙下的印记各奔前程。

  历史学家巴特·费尔徳曼在评论伍德斯托克音乐节时说道:“人们在这里经历的是一个一生中绝对只有一次的事件,它成分复杂,无法复制,如同狄更斯所说,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那是属于音乐的最好的时代,也是属于和平的最坏的时代。伍德斯托克是有史以来,也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摇滚音乐节。它揭示了摇滚乐蕴藏的巨大能量,在大众中的号召力也无可限量,45万人亲临伍德斯托克现场就是最好的证明。同时,伍德斯托克也证明摇滚乐是诞生平民英雄的最好舞台,诚如参与演出的梅兰妮回忆:“站到那个舞台上之前,我是个默默无闻的人,但当我下来之后,我成了一个名人。第二天,他们就邀请我上电视专栏去讨论这次活动的社会意义。我成了音乐节女王。”

      伍德斯托克也开了大型摇滚音乐节的先河。一组又一组有名或无名的音乐人在短短几天中连番登台献艺,音乐节成了摇滚乐人的聚会和歌迷的节日,更重要的是,音乐节作为一个事件具有改变人们价值取向的能力。时至今日,英国的格拉斯顿伯里、美国的波纳若,乃至中国的迷笛等各种摇滚音乐节仍然承袭着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形式,但其背后的推手多是金钱的博弈,其精神内核与伍德斯托克已大相径庭。前《滚石》专栏作家戴维·道尔顿曾说:“这一切就像是一场奇特的幻想,如今的人们再也不可能抱着改变世界的幻想去参加音乐节了。”

  虽然伍德斯托克音乐节只有短短的3天,但它对美国社会带来的影响很难用时间去衡量。当时,尼克松刚成为美国总统,越战已进入第十个年头,这边尼克松所倡导的逐步从越南撤军的政策还未能深入贯彻,那边美国国内民众的反战呼声却愈发强烈,然而由于在媒体上鼓吹“精忠报国”,仍有不少的青年报名入伍,奔赴前线。但是在以和平为主题的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现场,“要做爱,不要作战”的反战口号无处不在。或许亲临现场的45万青年中的大部分人只是冲着音乐本身前去,出生于二战之后“婴儿潮”的他们原本习惯于享受父辈积累的财富与强大的美国的庇护,然而,偶像的号召力也罢,环境的感染力也罢,经过3天的洗礼之后,可以说他们被彻底改造为“反战主义者”,可想而知,越南战场上因此减少了几多牺牲于人类可笑杀戮的亡灵。有人曾将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影响力与法国“五月风暴”相比,但别忘了,“五月风暴”有街垒,有冲突,有被捕,有流血,而伍德斯托克中多的是歌声、花环、泪水与欢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