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学海无边 > 作文长廊 >

夕阳里的石榴

时间:2004-05-26 00:00     作者:     点击:
   石油附中

  高一(5) 张辰希高一5 指导教师:魏平

石榴慢慢的骑着车,在金黄色的夕阳余辉中徜徉着。

“今天的夕阳一点也不好看。”石榴暗暗的想着。她一向喜欢在回家时看看夕阳,穿越了一幢幢大厦林立的钢筋森林,倔强而柔和的洒在身上,有着一种格外舒逸的安全感,一天下来的疲惫,都被融化在这温软的金黄色里。但今天不知怎的,这夕阳的余辉干巴巴的,有种适宜忧伤的怅然。

排好队的“小黄帽”们,挺着“将军肚”在豪华轿车里大声对着手机讲话的老板们,匆忙的工薪族们……形形色色的人们繁忙却有序的沐浴着夕阳,奔向自己的方向。

石榴看着这些人,被夕阳镀上金边的稚嫩脸上布满木讷和茫然。“为什么只有我这样的没有一个准确的方向呢?”石榴觉得,无论在哪儿,自己都好象被隔绝抛弃了……

“石榴,怎么骑得这么慢?还不快回家去。待会儿你妈又该到处打电话找你了……”桃子从后面骑车赶上来,愉悦的和石榴搭着话。石榴从自己混乱的思绪中清醒过来,不好意思的朝桃子笑了笑:“恩,我尽量早回去……小魏老师不是找你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呢?”

“本来她就没有什么大事嘛,当然快啦,”桃子本来就很好看的面庞在夕阳的映衬下有着一层格外新鲜的气息,“就是和我说我的作文的事,让我回家好好改一改,然后发表到市里的作文周刊上去……哎!也真是罗嗦,明明在班上的讲评里都帮我改过几次了,可还要再改。她要是再找我啊,我干脆让衔,把你的那篇作文交上去得了,省得这么……”桃子突然停嘴了,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不知道如何是好,清甜的笑容一下子如同经历了隆冬的寒风,瞬时冻结了。“哎呦!石榴,光顾着和你说话了,你看,差点就错过我家那个路口了……其实……其实你那篇文章写的真的也挺不错的……你…你快回家吧。明天见啊。拜拜……”

石榴骑车的步子换的比遇见桃子之前更加缓慢了。她望着桃子因为自己的口无遮拦而略微有些狼狈的背影,心里那样的干涩的没有言语。

关于这次的作文选拔……桃子并没有错。小魏老师也没有错。其实,大家都没有错。但既然谁都没有错,那为什么自己心里这样惘然而惆怅?……难道,难道真的是我错了吗?石榴好象被桃子的一番话重重的推进一个看不见底的旋涡里,找不见上岸的出口,更给不了自己一个确凿一些的答案。

石榴就这样一路想着,一路困惑着……自行车的轮子缓慢的转着一圈又一圈,不知骑了多久,终于还是到家了。在车棚停车的时候,石榴猛然想起了今天那让他觉得格外阴翳的夕阳,她匆匆停车子,走出车棚——哪里还有什么夕阳!月亮早在天上扭动着腰肢冲着石榴笑呢。

  哎…”石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连你这个‘老朋友’都不愿意多陪我一会儿。”她迟钝的走进自己家的单元们。上这三层楼石榴从没觉得累过,但今天怎么就一切都不同了呢?!腿里仿佛灌进水银,抬一步都难——好容易“爬”到家门前,掏出钥匙,转了一圈,两圈,转到第三圈的时候,石榴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看来家里又没人。不出所料,打开了冷冰冰的防盗门,家里还是和早上出门前一样,没有任何变化,凌乱而寂静。还好,这样的夜晚这样的家,石榴早就习惯了。所以,她只是平静的关好门,走进自己的房间,从书包里掏出在学校门口的路边摊买的、早就凉透了的便当,胡乱往自己嘴里塞了几下就没有胃口了——吃饭的时候若只有自己一个人,那么所有的温馨,其实全都已经转化成一种让自己空虚一天的胃充实起来的形式。——石榴自己的晚餐,几乎天天都是在完成这个“形式”。既然这样,那么形式的“内容”,也不再那么重要了。

把便当盒往旁边一推,石榴拉开抽屉——自己那篇被小魏老师嗤之以鼻的作文就安静的躺在里面。石榴把它拿起来,打开,看着自己精雕细啄过很多次的文字,那种被桃子无心的话击中的酸涩、羞愧、失落,又一股脑的涌上了心头,鼻子酸了,眼睛模糊了,可是,那些字还是那么清晰——《享受孤独》。石榴抹掉泪水,把那些忍了一天的身体内多余的水分咽了回去。哎,怎么就不能让自己把这些烦恼忘掉呢?

其实,在高二文理分颗进入文科班后,石榴经历类似的事件,早不是什么新鲜事了。而同学们也早已习惯在石榴和桃子的竞争中,看石榴一次又一次的遭遇“华铁泸”。这样的状况,在小魏老师入主这个班级之后,更是愈发的屡见不鲜。小魏老师是师范大学刚毕业的研究生,金边眼镜,斯斯文文,形形做做虽算不上照本宣科但也足够传统。石榴和桃子在文学上的天赋和才华,是有目共睹的,但小魏老师的天平,是明显的向桃子那边倾斜的——桃子乖巧,活泼,会迎合人心。而桃子的文字和她的人一样,干净、中规中矩,丝毫不会有差错与歧论,无论在哪位老师批改时都是这样的无懈可击。所以,历次的作文选拔,十有八九的都是桃子的文章红榜高中。

石榴呢?石榴的文字在小魏老师看来,总是有种不应该属于她这个年龄的成熟颓废甚至是“阴翳”。为这个小魏老师没少找石榴单独谈话,今天下午也不例外。小魏老师这次看来是真的有些失望了,她事先是提醒过石榴的,要写记叙文。——“记叙文!!!你怎么就一定要写散文呢!?好好的底子全让你自己给荒废了!你说你考大学的时候能写这些东西吗!啊!……你看看人家桃子写的东西,多好!你们俩同窗这么多年你怎么就不知道学习学习人家!?……”小魏老师的情绪第一次在石榴面前这样激动,“知道你看的书多,但是,该你这个年纪看的你可以看,不该你看的东西你最好少看!那些网络上的东西对你学习没什么帮助!”她顿了顿,推了推自己的金边眼镜,问石榴:“石榴,你知道什么是‘长大’吗?”

石榴心里空白一片,只好老实的摇摇头。

“长大,就是一个你不断被外界环境和压力所改变的过程……”

小魏老师后面的话,石榴已经记不太清了……“长大,就是一个你不断被外界环境和压力不断改变的过程。”这句话,像一道魔咒,紧紧的把石榴的脑子添满了。……或许是吧,或许就是这样,小魏老师说的没错,我应该学着去改变一些什么了……石榴思绪乱乱的,她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出的办公室,只是记得在楼到里撞见了蹦蹦跳跳一脸胜利者优越感的桃子。她知道桃子是要去办公室的,所以她只是涩涩的笑了笑,尴尬的走了过去……

石榴坐在台灯下,想自己这些天脸上的微笑,一定都很虚伪吧,毕竟是装出来给人家看的。她把自己那篇《享受孤独》折好,放进了抽屉最里面的角落里。“就这样吧。总是要长大的啊,也总是得被改变的。那么,自己这副‘不羁’的性子,是收敛的时候了吧……”石榴这样安慰着自己,虽说还是有一点点想不通自己读的书哪些地方不好,但是她已经打定主意明天去微笑着恭喜桃子了。

 

第二天一早,石榴和往常一样,第一个到校为大家开门。打开门,只见自己的书桌上躺着一本崭新的校报《青藤树》,上面还夹着一张留有小魏老师笔迹的字条:

“石榴,作为你的老师,我欣慰于你的成熟与对自己真性情的坚定,并一直赞同你广泛吸收不同风格文字精髓的做法。但是,从一个教育者的角度,我必须为你的将来着想。所以,如果你认为我是将你的某些‘天赋’扼杀了,那么你是真的没有了解老师的用心。……你的每篇文章,我都仔细的看过,包括这次的《享受孤独》。我帮你发表在这期的校报上‘感受夕阳’那个小版块里了。虽然是要被改变的,但是,你总会散发你的光芒。不信,你可以去用心的看看傍晚的夕阳,它在每天最后那几小时的灿烂中,它有着一股更永恒持久的力量,让你长大的力量。会令你懂得更多东西。”……

自己的文章,在校报的最后一页清晰的印着。石榴很开心,但也很淡定。同学们陆陆续续的来了,《青藤树》在大家手里传阅着,每个人都向石榴投来了惊羡的目光。桃子走过来,“恭喜你!”——两个“对手”同时说出了这句话。桃子和石榴都笑了……

石榴想:这一次的竞争,其实自己没有输。是小魏老师给了自己这一次重要的胜利。现在自己的笑容,一定是真实的了,就像桃子的笑容一样,自信而清甜。

 

放学了,石榴第一个冲出教室——今天爸爸妈妈都要出差回来!久违的家人团聚让她期待并喜悦。石榴想和他们说很多,因为爸爸妈妈的繁忙,在亲情上总是有不小的缺失,也造成了石榴有些孤僻固执的性格。但今天不一样,她好想马上见到他们!告诉他们她原来不想说的话……

在学校车棚取车时,石榴意外的瞥见墙外那棵总被大家忽视的石榴树上,居然挂着几颗小红灯笼似的石榴——崭新的还有些羞涩的新果实!再仔细的一看,原来她们并不是红色的熟果,只是因为今天的夕阳格外的艳丽,给清涩的新果实穿上了一层红色的外衣。看见这些小石榴,石榴心里有种新鲜的气息,那种因为感受到希望而新鲜雀跃的气息。抬起头看看那夕阳,很柔和,很艳丽,仿佛,仿佛让她看见一种持久和永恒的力量!而在夕阳里的小石榴们,扬着清透的脸,向这整个世界宣告着它们的新生!

站在夕阳里的石榴,好幸福。她明白了很多。有些时候,蜕变的过程是要经历酸涩的。夕阳虽是这一天里最后的光亮,但它也一样有着它独特的东西。我是夕阳里的石榴。我也是有着希望的!

 

石榴扬着笑脸,在夕阳中轻快的骑着车,回家去。

夕阳,是结束。更是开始。石榴这样想。

…………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