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学海无边 > 作文长廊 >

杂  想

时间:2004-05-19 00:00     作者:     点击:
  

石油附中高二5 马弈  指导教师:王宇涛

     一个不眠之夜,月光皎洁,风平浪静,披着外衣独自倚窗眺望,阵阵微风,近处塘中泛着涟漪,偶尔看见几条红色金鱼纵身露出水面,但很快又恢复如故,那样单调。随后似乎风儿也不作声,怕是像造物主一样打了一次长长的瞌睡,把所有的宁静都滞留在这里了。

没有料到的是我竟被这种怪静所吸引,悄悄地带上门,踱步来到池边,眼前景色朦胧,却又迷人,像是朱自清走过的荷塘欣赏的月色一样,渐渐地,从远近传来了朱自清的散文《背影》,声音愈加愈清晰。仿佛就在耳旁,可又悄悄地从耳旁消失,蓦然回首,那人却拥有着像父亲一样强壮有力的臂膊,渐渐地消失在其中……

回眸,实然间风沙扬起,正当我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一个浑身披挂,骑着一匹骏马,戴着拼凑的头盔,挎着盾牌,拿着长抢骑士站在我面前,这不是住在拉曼却村上大名鼎鼎的骑士堂吉柯德吗?我怎么会在这里,难道真的有时空隧道,时间逆转吗?还没等我说话,堂吉柯德整理了一下盔甲说道:“小姐不必躲避,也为用怕我粗野。按照我信奉的骑士道,对谁都很有礼貌。”说完一本正经地下了马。挺直了腰板,和气地说:“雁过留声,人过留名,我的马叫作驽辛难得,我自己的名字是堂吉何德·台·拉·曼却。我要做个游侠骑士,消灭一切暴行,承担种种艰险,就可以名传千古。”说完,策鞭,急弛而去。

聪明如我,在怎么样我也不会将作诗神思飘逸,韵律谐和的诗人徐志摩与他相媲美呢!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一丝清纱从眼前掠过,天空格外清朗,零星地雨滴也把干涸的枯地浸润,挤出油绿的嫩草,远外,一个文人书生在雨中吟诗:

       “假如我是一朵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

         飞扬,飞扬,飞扬——

          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我从未将这种感情融汇在此景中过,但这次我却真真正正的将徐志摩的诗融入了自己的思想里,美景如画,尽收眼底。

不知不觉,我又站到了余秋雨笔下《五城记》中的开封古塔上,余秋雨凭着对塔尖一种至高无上的召唤。千辛万苦地爬到了顶端,现今,我也要学着余先生那种坚持不懈,勇攀高峰的精神向山顶进军,当我爬到最后一层,我激动不已地叫一声:“我也报到,我的祖先”。可却被天荒地,当头一击,昏乎乎地…………

我喜欢在寂静的夜里独自体会着朱自清的散文,清新,舒畅,自然,流连忘返;

我喜欢在具有戏剧化的小说里体味着人的思想与性格,真实,鲜明,生动,刻骨铭心;

我喜欢在雨季过后的清晨吟诵着徐志摩的小诗,柔和,优美,和谐,记忆犹新;

    我还喜欢在历经沧海桑田的古都品味着挑战的考验,强烈,激动,气宇非凡,还带着信念与渴望。

你相信吗?这只是一场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