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教师深造 > 教学心得 >

心系灾区 奉献爱心

时间:2008-09-19 00:00     作者:     点击:
  
——记2008.7.26-2008.08.06 赴四川什邡心理援助
 
北京市第六十七中学 黄慧娟
前言
2008年5月12日下午2时28分,四川省汶川县发生8.0级强烈地震。这场突如其来的巨大灾难,使毫无准备的灾区人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也使受波及的人们陷入焦虑恐慌的巨大心理压力中,对此我们深感揪心。
作为心理学工作者,我能够深切了解到这场灾难给灾区人民身心所造成的巨大伤害,我感到非常痛心,非常希望自己能够有能力和机会,利用所学的专业知识,为灾区的人民奉献自己力所能及的一份力量。
团中央(中国青少年发展服务中心——共青团系统心理健康辅导员考核认证管理办公室)、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联合中国心理卫生协会紧急启动了“心系灾区,奉献爱心”青少年心理援助行动。我积极报名,经过培训与考核,成为团中央第六批心理援助志愿团的成员,与另外11名具有国家专业心理咨询师背景的志愿者一起,我们一行12人于7月26日下午踏上了飞往成都的客机,再转乘长途车前往灾区四川省什邡市。
 

 
我们开展心理援助的对象:
湔氐镇龙居小学、龙居中学遇难学生的家长;
洛水镇洛水中学遇难学生的家长;
什邡市巴蜀金河电力有限公司遇难者的家属(孩子、配偶、老人)。
 
洛水镇受灾部分基本情况:
洛水镇原有3.5万人,镇上的房子60%倒塌,农村的房子50%倒塌,剩余的房子多数都是危房,只有个别的房子修复后能用。全镇347人遇难。
湔氐、洛水的农民以种植水稻、大蒜、木耳为生,地震后,许多木耳棚倒塌,木耳受损,有贷款。
 
湔氐镇和洛水镇目前灾民的生活情况:
农村村民的房屋倒塌,由解放军与志愿者在原有位置帮忙搭建临时住房,村民用水通过水塔用桶接水、抬水;洛水镇的居民全都住进了板房,有自来水和公用水龙头。
给灾民每人每天补助10元人民币、一斤米,并出资送一些人出去学习一门技术,比如:驾驶技术、摩托车修理技术等(学费全免,吃住不花钱,补贴15元/天/人)。周边医院对灾民提供免费医疗服务。
目前正在为灾民建盖永久住房。驻扎在湔氐镇的解放军(空降兵部队)还未撤走,还在继续帮助灾民重建家园。湔氐小学、龙居中学的学生已经复课上学。
 
援助对象的躯体、心理、行为方面的表现
躯体表现
1、食欲受到影响,肠胃不适,反胃,腹泻,体重下降;
2、睡眠障碍,入睡困难,多梦、作恶梦、易醒;
3、心慌、呼吸困难、喉咙及胸部感觉梗塞、头痛、头晕、肌肉疼痛(包括头、颈、背痛)、乏力、易疲倦、心神不宁、月经失调。
心理表现
1、情绪低落、抑郁、悲伤、哭泣、愧疚、罪恶感:
为亲人或其它人的死伤感到很难过、很悲痛;
恨自己没有能力救出家人;
地震前没有留住遇难的亲人而愧疚;
希望死的人是自己而不是亲人;
因为比别人幸运而感觉罪恶;
2、情绪高涨:
愤怒:
      觉得上天怎么可以对我这么不公平;
别人根本不知道我的需要;
害怕:
      很担心灾难会再次发生;
      害怕自己或亲人会再受到伤害;
      害怕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害怕自己崩溃或无法控制;
无助感:
      觉得人们是多么脆弱,不堪一击;
精神支柱没了,觉得生活失去意义、没有生活目标;
不知道将来该怎么办,感觉前途茫茫;
3、回忆及联想增多:
重复回忆;
一直想到逝去的亲人,心里觉得很空虚,无法想别的事
失望
      不断地期待奇迹出现,却一次一次地失望;
4、注意力易分散;记忆力下降、反应变慢;意向下降;
5、焦虑、不安;烦躁、易激惹,为一点小事吵架;
6、易惊,恐惧,没有安全感;
7、错觉:感觉地在摇动;
8、脑子一片空白;
9、自我调节能力下降;
10、希望:
      期待重建家园,希望更好的生活将会到来。
行为表现
1、不由自主地去做一些事情;地震前后行为发生变化;
2、回避行为;
3、发呆;
4、家长挣钱的欲望减少;
5、家属多次上山想去挖废墟;
6、遇难者家属不敢住楼房,仍住帐篷;
7、家长时常拿出孩子的照片来看;每天去墓地看望孩子;
8、孩子爱哭、没有安全感、粘人;畏惧夜晚;
9、外出打工或外出学技术;
10、取环,准备生育二胎或领养;
11、养宠物;
12、一人自杀并付诸实施;
 
发挥社会支持系统的作用:
家庭,亲人;
亲戚、朋友、邻居;
、政策;
工作单位的领导及同事;
解放军;
医务人员;
志愿者;其他社会机构……
心理援助志愿者能做的
倾听。仅仅是耐心地听本身就是对他们一种最大的支持和安慰,对多数受访者而言,目前都有表达和释放负性情绪的需要,我们以绝对接纳、理解、尊重、共情、谦卑的态度对待他们;
建立良好的咨询关系:尊重、热情、真诚、共情(体验对方的内心“如同”体验自己的内心,但永远不要变成“就是”)、积极关注;
告诉他(她)出现这些负性情绪是正常的,但要用适当的方法进行自我调整:倾诉、宣泄、放松、转移、升华等;这些症状和表现属于心理应激反应,是人遭受创伤后的正常心理反应,不是疾病状态,一般会随时间的推移逐渐减弱或消失,但如果症状明显,或严重的影响了社会功能,则需要进行心理咨询或治疗;
鼓励他(她)与人沟通,交流,找亲戚、朋友,必要时找心理专业人员;
鼓励他(她)接受现实;
建立积极的心理模式与行为方式;
鼓励他(她)振作起来,出去做事:体会到自身的价值,转移能量,重新找回控制感,树立信心;
引导他(她)理性思维;
 
心理援助志愿者在工作中应该注意的
价值中立原则:保持客观、中立的立场;
不拿灾民任何东西;
不以救世主、施舍者的态度对待他们;
咨询(心理援助)趋模式化:时间、救助方式等;
不随意承诺;
未经许可,不能与被访者合影;
谈话不在被访者情绪低落时结束;
不以个人名义与被访者建立关系,以团队、组织与被访者建立关系;
 
专家的指导与肯定
8月1日下午,心理学会主席、北京大学心理系钱铭仪教授到什邡灾后心理干预工作站点来看我们,与我们一起座谈,指导我们工作,对我们提出的困惑一一给予解答;对我们的援助工作给予充分地肯定。钱教授鼓励我们继续努力,为更多需要帮助的人提供必要的心理援助。
 
难忘的经历经历两次强余震
8月1日16:32,里氏6.1级地震,震中在北川、平武,深度20公里。听到房门撞击声,感觉到房子、床、屋里的所有东西在摇晃,持续了好几秒钟。
8月5日17:49,里氏6.1级地震,震中在青川,深度10公里。房子摇了3秒钟左右。
小余震不断。
 
感受当地老乡的淳朴、热情
我们下乡去遇难者家里,需要坐长途车到镇里,再从镇里坐当地的电动三轮车到村里,有时下了三轮车还要走很远的田间小径。当地老乡听说我们是来自北京的志愿者,经常会热情地给我们引路,有时搭非营运的三轮车,他们不肯要报酬;
中午在树底下找块阴凉地儿吃午饭,会有老乡过来,非常热情地邀请我们去他们家里吃饭或乘凉……
 
 
 
收获与体会:
多数受访家庭得知我们来自北京,是团中央派来的心理志愿者时,都表现出了极大的接纳和热情,非常愿意将自己心中的真实感受和想法说出来,他们知道我们是来帮助他们的,我们是值得信赖的,他们愿意与我们有深层的情感交流。我们在倾听中所表现出来的理解、尊重、接纳和共情让他们感到温暖和安全。在我们的引领和疏导下,他们的情绪得到了很好的宣泄和平复。我们不仅与他们建立起了良好的信任关系,还为以后的志愿者继续开展援助工作提供了重要的信息。
在什邡的十二天里,冒着经常有余震的危险,我们克服了种种困难,在高温酷暑中以满腔的热情投入工作,视灾区群众为亲人,全心全意地为灾民提供心理援助服务,一路传递着温暖、希望与力量,帮助他们建立心灵家园。
我们每天8:30出门,冒着酷暑,顶着烈日,深入农村最基层,走进最需要援助的丧亲家庭;下乡期间,中午我们都自带干粮,能简单填饱肚子就行,把更多的时间节省出来帮助那些有心理创伤的人;           在什邡巴蜀金河电力有限公司,地震时,山上基建的电力二站全部被埋,35名工作人员遇难,遗留下来5名孤儿和11个单亲孩子,共16名孩子、近70位老人需要救助,我们为孩子们带去了很多印刷精美的图书,其中包括刚刚编写成的针对孩子的灾后心理自救的连环画,北京大学幼教中心的两位志愿者特意为学龄前孩子带来了自己幼儿园崭新的小书包,满满承载着团中央、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和志愿者们真挚的情感和美好的祝愿。我们跟孩子们聊天、讲笑话、看照片,特别是两位有幼教工作经验的志愿者,还陪伴她们做起了手指游戏,我们的到来让这里充满了欢声笑语,我们和孩子们都沉浸在甜蜜的喜悦之中。
每天我们收工后,不管多晚,晚上都要开会,有一个团体分享的过程。每个志愿者讲述当天自己的案例,谈感受,谈体会,分享的同时我们自己的情绪也得到了渲泄,团队成员之间互相支持,有利于第二天更好地开展工作。会后书写当天的案例报告,经常要忙到凌晨一两点才能休息。为国家科研部门日后制定《灾后心理干预、心理救援相关知识》提供可靠、有价值的科学依据,对国家建立心理援助机制起到积极作用。
虽然体力上、精神上都感觉到非常疲劳,但看到这些遇难者的家长、家属们通过我们的心理援助,从沉默转向倾诉,从迷茫的眼里表现出了希望;看到孩子们天真快乐的笑容;“我一定会好好活下去,为了身边的亲人,为了所有关爱我们的人!”“谢谢你们!”听到这一声声饱含希望和感激的话语,我们觉得自己的辛苦付出是非常值得的。
这次四川之行,丰富了我的人生阅历,在帮助他人的同时,自己也获得了成长!亲历灾区在某种程度上也改变了我们自己,当我们重新回到繁华和喧嚣的城市的时候,想到了一场灾难夺去了很多鲜活的生命,也让我们活着的人,重新思考生命的价值和意义。
 
感谢:
感谢团中央给了我这次机会;感谢学校领导对我的关心与全力支持;感谢队友间的鼓励与相互支持;也感谢家人和朋友的理解和关心……这些都给了我巨大的精神力量。
任重道远:
灾后的心理援助工作任重道远,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希望我们这样的援助活动能够一直持续下去,把我们的焦虑转化为勇气,把我们的苦难转化为坚韧,把我们的悲伤转化为爱心,让我们的爱心永远永远地传递下去……

                                 2008年8月30日  北京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