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家长频道 > 高考咨询 >

22所高校5%的自主招生,是喜?是忧?

时间:2003-05-21 00:00     作者:     点击:
  ( 新华社)中国教育界对“一考定终身”的现代“科举”制度——高考的反思与批评,终于不仅仅停留在民间舆论,教育部日前宣布,从今年高考开始,将允许包括北大、清华、南京大学、复旦大学在内的22所著名高校,自主录取5%的新生。这意味着将有一定数量才华出众的中学生,在分数略低的情况下,有可能进入理想的高校。 这一信息引起了参加十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的教育界代表极大关注。 分数指挥棒早就不该再高舞了 “这是一项令人欣喜的改革,是教育界人士呼吁多年的心愿。”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大学校长许智宏说,“我们可以减少一些对优秀学生的遗憾了。”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坦率地说,“我不愿意把这项改革的意义定位在一个过高的历史位置,但无可质疑的是这绝对是个好消息。”纪宝成说,“其实,即使在上个世纪80年代,高考还不像今天这样如此极端地与分数挂在一起。一分之差就决定一个人的命运实在是有失公平。” 他举例说,中国现代教育史上,曾出现过很多不拘一格录取人才的佳话。经常被人们津津乐道的是,当年非常偏科的历史学家吴晗被北大录取,而被誉为“文化昆仑”的钱钟书则在数理成绩很低的情况下,也取得了清华大学的入校资格。纪宝成尖锐地批评“目前的高考制度已经把教育的功利化倾向推到了极致。” 事实上,近年来,随着人们对中国教育的深入思考,“唯分数是举”的价值体系已越来越受到全社会的质疑。上海少年天才韩寒,不到20岁就频频出版销量达数十万册的小说,但他因数理化成绩过低而被大学拒绝。中国著名童话大王郑渊洁也对这种教育体制进行了激烈的反抗,他特立独行地自己编写教材在家教育孩子。他认为,“中国的教育往往就是把一些优秀的少年从早期就淘汰掉了。”我们的教育虽然宣传“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可其实提倡的仅仅是“智”,“至于德,什么样的评语写不出来啊。”纪宝成尖锐地说。 全国人大代表、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陆善镇表示,“根据高等教育法,高校有自主办学的权利,但是,这往往只局限在科目设置等方面。在录取环节,学校的自主权实在太有限了。”他认为,虽然5%的指标还很有限,但其明确的导向足以令人兴奋。 如何保障“教育公正”问题 虽然改革打破了教育领域一块多年来难以融化的坚冰,但是,5%的自主权却让大学校长们大伤脑筋——如何保证不让自主权变成腐败的土壤,关系和金钱的通道? “我感到压力很大,在目前的环境下,社会上一些人肯定会因此利用地位和权力给学校施加压力。”许智宏说,虽然简单地按照分数录取是不可取的,但至少可以保证相对公平。纪宝成也承认,高考的价值取向与社会现实有很大关系。近年来,由于高考竞争异常激烈,教育公正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焦点,为了防止腐败和暗箱操作,分数被不得已地当作唯一的评判标准。高考制度的确是令人爱恨交融、难以割舍的一个情结。 上个世纪60年代的“文化大革命”中,高考制度被废除,采取推荐上大学的方式,接受高等教育成为某些人的特权。1977年恢复高考,在当时被视为“拨乱反正”的重要改革,它使很多没有背景的普通人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近年来,高考舞弊现象愈演愈烈,媒体常常报道泄露考题和徇私枉法的丑闻。在社会上展开的激烈辩论中,一个代表性的观点认为,高考是目前保证教育公正的唯一办法。据了解,虽然在此之前,各个学校就有一定的招生权,但毕竟数量十分有限。例如,北大目前平均每年的招生总数达3000人左右,而特长生的指标只有40多个,而根据将要实行的政策,可增加至150多个,涉及面显然大了很多。 纪宝成说,教育牵扯到全社会最切身的利益,最容易触动公众敏感神经,因此,虽然政策强调学校的自主性,但关键要做到标准透明和公开。纪宝成透露,中国人民大学制定了标准,重点对四类学生进行全面考察:文艺特长生、文史哲方面优秀的学生、奥赛获奖者以及学生干部。北大也正在制定性质相同的政策。校长们表示,只要在重点录取分数线以上的优秀学生,差几十分都有机会。他们均认为,高等学府对人才的判断将更加全面和完整,而不仅仅是片段式的。 5%的指标,是多还是少? 5%的指标对于高校来说是多还是少?纪宝成代表说,“我们当然希望高校未来能够有100%的自主权,但是在实际当中存在很多问题。”一是考试问题。他说,在全国进行考试的成本很高,一个学校是根本不可能承受的。另外,如果一旦可以完全自主,由于我国地区经济和教育水平发展差异较大,可能会出现很多人涌向经济发达地区招生,这样,贫困地区的孩子就会受到不公正的待遇。 北大校长许智宏认为,完全的自主权在目前的环境中实现起来有很多困难。比如,参照国外的录取办法,一个重要环节是学生的中学成绩,可是我们目前各个中学的成绩差异很大,并且其中不乏水分。代表们提出,最理想的方式是首先进行全国联考,在此基础上逐步使中学成绩规范化,成为考察学生的重要评价内容,最后通过高校组织的面试决定结果。 也有某些代表对5%的计划表示异议。陆善镇代表提出,教育部门在制定政策时应该更加科学,不能仅仅依靠行政命令,“5%到底是如何调研出来的?”他认为,今后的改革最好能根据不同学校的实际情况分别制定计划。陆善镇审慎地说:“要及时总结经验,尽量避免出现严重问题。”而许智宏校长则表示,“我无法说非常乐观和有信心,但我确实受到了鼓舞。” (记者刘江 徐仁杰)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