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家长频道 > 文章推荐 >

我为孩子讨说法

时间:2004-12-24 00:00     作者:     点击:
  


    一位母亲,千里迢迢从云南来到北京,打电话给编辑部,说一定要找我们谈谈,谈她的孩子和孩子的老师。电话里说着说着就哭了。
    记者见到这位母亲的时候,她正和自己的大学同学在一起,谈起来才知道,她的同学也有一肚子苦水,也是关于自己孩子的。那位同学说,记者你可千万别说我是哪个单位的,更不能提我们孩子的学校,不然我们孩子可没好日子过了。
    这位母亲却是豁出去了,把单位的名字、孩子学校的名字、孩子的名字、孩子老师的名字一一道出。她是一位大学老师,兼某报社的记者,孩子今年8岁多,曾经是昆明市一所企业子弟学校的小学生,现在已转到郊区的一所小学读书。下面是这位母亲的自述。

我意识到自己可能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

    我儿子上的学校是省示范小学,他们那一级8个班,家长们都在传说是一(2)班的班主任A老师最好,是优秀班主任,她的班学生平均分最高。大家都托关系找门子,就想往那个班里挤。我们也是找了关系才进去的。但是不久后的一件事使我意识到,自己可能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
    一年级上半学期的一天,儿子放学回家后问我:“妈妈,什么叫‘有娘养无娘教’?”我一愣,“你从哪儿听来的这句话?”“A老师说的。”我的态度显然使儿子有些迟疑。“A老师说谁?”“说我们全班。”“……”我不知该怎样向一个刚刚迈进学校大门的孩子解释这句侮辱性的话。
    我最后悔两件事,第一我不该择班,干嘛非要多年的先进教师不可,没准儿找一个年轻一点的,有爱心的,思想比较活跃的,还到不了今天这个份儿上。第二我不该在家长卡上填我的研究生学历,填小学生就好了。后来很多事就是因为我的研究生学历导致的,以致积怨越来越深。
    我的孩子最明显的问题是上课时走神。念课文的时候他不跟着念;做作业的时候,他就看着窗外想别的了。在家也这样,做了一半,就陷入他自己的臆想中,自言自语的。大人过来问他在干嘛,他说他在想动画片里的场景,或是想和小朋友一块玩儿的事。所以我不让他看动画片,但凡有刺激的都不让他看。可也还是不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问题越发明显。
    孩子转离这个学校后,我才能以一个平等的身分再回去和老师对话。否则,很多话我们不敢讲。我们是被耽误的一代,读大学时,我就是老大姐,读研究生时就更不用说了。我这样拼命地学,是为了夺回失去的岁月。我不是说为自己骄傲,只说是“知识越多越反动”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谁承想在历史就要迈进21世纪的今天,在这个学校的三(2)班,我感到我的学历不但成了我的耻辱,而且是我儿子的耻辱,成了他卸不掉的十字架!当他做错了事,A老师便拿他妈妈是研究生来教训他:“你妈还是研究生,怎么教育你的……”“你这个研究生的儿子怎么会……”
    于是就有别的孩子奚落他:“你妈是研究生?你妈是研究臭豆腐的吧?”我的孩子回答:“你妈才研究臭豆腐呢!”对方又说:“我妈又不是研究生。”然后双方开始骂脏话……
    这位老师曾经这样对我说:“我们班所有孩子的家长,包括我本人在内———我只是中专毕业,你的学历最高,你的知识面最广,可是你的孩子……”我无言以对。
    放学去接孩子时想跟老师说几句话,几乎每次老师都是告状,而且从不避讳别的家长和孩子。说着说着,其他孩子就围拢过来,我不愿意继续说了。孩子也有自尊心。即使要教训孩子我也要回家去打。如果他的自尊和人格被伤害了,他还怎么有信心学习呢。
    可我觉得A老师似乎没有意识到,学生也有自尊心。一次,我到教室里接孩子,看见他坐在最前面一排惟一的一张靠墙的桌子边。“看,老师多关心你,让你一个人坐最前边,免得上课讲话。”我一半讨好地说道。
    “那是惩罚座位,班上最差的才坐那儿呢!”当着教室里的许多人,A老师毫不留情地甩过一句。
    一天,另一个家长跟我抱怨,说A老师成天告状,弄得她都想把孩子转到其他班上去了。这话提醒了我。所以那天下午再去接孩子遇见A老师时,我就说,A老师,您看,我儿子这个样子,真让您费心了,我们也特别抱歉,您看能不能让他换个环境,找个女生多一点的,调皮的孩子少一点的班。我刚说到这儿,她突然打断我,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事后一个朋友对我说,你非常愚蠢。如果你要转班,对老师是个极大的伤害,也不会有别的老师敢接受。最多是让你的孩子转学出去读一学期,然后再转回来,转到另外一个班。
    转班这件事又把A老师得罪了。
    课堂上老师骂他:“有娘养,无娘教。”“去告诉你妈,你已经无可救药了!”
    儿子还经常被安排和班上一个女生坐在一起。这个女孩子也是在班上经常挨骂的。他们俩坐在一起老动,老是说话。在一次放学的时候,A老师又极不耐烦地向我抱怨他俩怎样不守纪律,怎样爱讲话。我小心翼翼地说:
    “A老师,你看,他们俩都爱说话,是不是把他们俩调开?”
    “调什么调,他们既然爱说话,就让他们在一起好了,让他们俩都烂掉,免得影响别的同学!”
    “……”我被呛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教师的素质越差,家长就越怕。如果教师有平等的意识,有对孩子的爱心,我们与学校的沟通就要容易得多。但是如果这个教师要想恶心你,你就越是得卑躬屈膝,陪着笑脸。像“让他们俩烂掉”这种话,作为一个高等学校的教师,我完全知道应该怎样回答,但我敢吗?我的孩子在她手里。我当时哭都哭不出。
    最让人无法容忍的是,她竟然在课堂上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奚落我的孩子和那个女孩子说:“看看你们俩,你摸摸我的大腿,我摸摸你的大腿,就像一对儿,亲热得很嘛!”班上哄地一声笑开了。
    我后来质问她:你究竟是什么意思,你是多年优秀的班主任,用这种语言说两个不懂事的孩子,且不说他们俩之间没有这件事,就是摸了一下,能意味什么?你到底要暗示什么东西?你究竟要诱导什么东西?   

                        孩子无力反抗,只能逃避

    我最终决定让孩子转学。
    班主任骂他,数学老师也骂他。老师的辱骂,成了孩子带侮辱性的外号。我去接孩子时,几次遇到别的同学无端地骂他,甚至指着他的鼻子欺辱他,而我儿子只是满脸的无奈与漠然。我的心被深深地刺痛了!他们只是七八岁的孩子,怎么可以这样侮辱别人和接受侮辱?!
    可是,当我问及这些孩子为什么无缘无故骂人时,当我问及我的儿子为什么无故受辱而不予争辩时,回答竟简单而且一致:“老师就是这么骂的!”
    孩子之间互相骂也算不了什么,尤其是男孩子,可是我那孩子对此完全木然。我震惊了。一到家我就问他,为什么同学们这么骂你?这个外号是怎么回事?他说是老师说的。一次他当堂数学作业做得太慢,全班都做完了,他还没写完。老师就骂他“你这个老黄屎”!然后这个外号就传开了。
    我觉得这件事受伤害的决不只是我儿子一个人,对其他孩子同样也是伤害。我的儿子是被侮辱,别的孩子是学会了去侮辱别人。这是不是一种伤害?一个幼小的心灵,不知道去尊重别人,他学会的是怎样去伤害别人,侮辱别人,这是不是很沉重的代价?
    两年半的时间,一个刚刚步入学校的小男孩,他的自尊就这样被摧毁,他的自信就这样被泯灭。他那颗幼小的心无法面对这样一个矛盾的现实:要尊重老师,听老师的话———但老师却可以随便侮辱他;要团结同学,热爱集体———但同学可以用老师的话辱骂他;他厌恶A老师,回家偶尔把老师骂他的话告诉家长,家长又总是向着老师:“老师是被你们气急了才这么说的。”
    我们明明知道教师不能辱骂学生,但如果老师这样做了,我们又能怎么样?只要老师告状,我们都要严厉地批评孩子,有时还有体罚。我们做家长的在无可奈何中,和这种教师共同给孩子构筑了一个他无法承受的现实!
    他无力反抗,只能逃避,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厌学。
    一个简单的“看图写话”,他能做一个小时;手工课也是A老师教,这本是一门他最喜欢的课程,但是上学期,他的手工课得了30分,因为有3次手工作业他做了,却放在抽屉里,不愿意交给老师。
    我非常生气,我对他说,你得了30分不要紧,可是你为什么那么没有责任感,作业做好了放在抽屉里不交。是哪个老师教手工,咱们跟老师解释一下。
    他说是A老师。
    我说你马上给A老师打个电话,向老师道歉,然后我来问问老师怎么回事。
    他一听说要给A老师打电话,马上向后缩。“不打不打就不打!”
    “你一定要打,你连对不起都不愿意说,说明你根本不打算改正错误。”我的态度非常严厉。
    他说,妈妈妈妈,今后我一定交作业。您别让我打这个电话了。他一面往后缩一面哭,害怕极了。
    我们僵持了有10来分钟。我说你今天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你给老师打个电话,说对不起;要么你把裤子脱了,我打你一顿。他站在那里想了半天,最后把裤子脱了……我气昏了,打他,可他不告饶,不改口,就是不打这个电话。
    后来我明白过来,孩子已经对这个老师产生了极度的厌恶。只要一上A老师的课,他就不可遏制的感到要解手。我们作了很多努力使他养成了早晨解手的习惯,但是一上A老师的课仍然无法控制。甚至早上已经解了手,上课仍然拉在了裤子上,而上其他老师的课就很少发生上厕所的事。
    我请教过一位儿童心理学专家,他说,这是因为孩子对于老师和她所教授课程的厌恶,已经从他的心理反应变成了一种无法自控的生理反应———只要能逃避A老师,他宁肯呆在臭哄哄的厕所里。
    最后通过学校的教导主任,我终于能够和老师进行一次正式的谈话了,是站在学校的操场上谈的。老远,我就陪着笑脸。“A老师,过年好,春节过得怎么样,都好吗?”
    她一开口就说,你不用绕圈子了,你今天有什么意见你就提吧。
    我赶紧说,A老师,我今天不是来提意见的。我们就是想和您商量一下,我们家长怎么和学校配合,来教育好这个孩子。
    谈话十分艰难。
    最后,A老师丢下这么几句话:“反正主任你也找了,该反映的你都反映了,该告的你也告了。不过我无所谓,我不在乎。该得到的我已经都得到了,没得到的我也不去想了。告诉你,我现在什么都不怕!我什么都不怕!我什么都不怕!”然后撇下我就走了。
    我们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去找了校领导,希望能在校内转一个班,回答又是完全否定的。说是要照顾到现任班主任的感情以及和各班主任之间的关系。

孩子冲口而出:“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我不得不把孩子转走了。
    我在给孩子办转学的时候,一点也不敢给他透风。他一旦知道一点点风声,就会不顾一切地要求转走。但当时我还没把握能不能办成。
    后来我告诉儿子要转学了,他那个高兴啊!我说,我们过去以后,住的房子很差,没冰箱、没电视、没管道煤气、没太阳能热水器……他马上打断我,“没关系没关系,没电视我就可以更好地学习,没冰箱我就可以减肥。”他生怕我改主意。
    办转学要填一个单子,要求原班主任老师签字。这是个什么优秀班主任啊,自己班上的学生转学了,总得问一声转到哪里去了。她怎么样,鼻子里哼一声:“哼,转走了,转走了好哇。”
    下午我又回学校去拿书,见到这位老师,我说:“A老师,孩子转走了,您看我有些想法能不能交流一下,我希望能有个时间和您谈一谈。”
    “不用谈了,人都转走了,还谈什么,过去发生的事就烟消云散了。我教你们孩子也算是我遇着了。”
    直到这个时候,我终于觉得自己可以以一个平等的身分和老师对话了:
    “A老师,事情不会烟消云散的,您那天对我说您该得到的您都得到了,您没得到的也不想得到。可我认为,您得到的不见得就是您该得到的,您没有得到的也不见得将来就得不到,从辩证的角度来讲……”
    “什么辩证不辩证,你不要给我讲了,我有事,我要走了!”
    她根本容不得我继续往下说。
    我是一名大学教师。我做了近20年的学生,14年的老师,8年多的家长。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明确规定:“保障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尊重未成年人的人格尊严”;“学校、幼儿园的教职员应当尊重未成年人的人格尊严,不得对未成年学生和儿童实施体罚、变相体罚或者其他侮辱人格尊严的行为”;《教师法》明确规定,“教师应当履行的义务”首先是“遵守宪法、法律和职业道德,为人师表”;“关心、爱护全体学生,尊重学生人格,促进学生在品德、智力、体质等方面全面发展”。我深感这位班主任的所作所为严重违背了师德。
    为了更多的孩子,我希望再找老师们谈,这方面的原因在我心目中占了70%的分量。另外还有一部分是为我个人要讨回一个公道,为我的孩子讨回一个公道。
    我一定要讨个说法。
    我决定先找数学老师谈。因为就在我的孩子被迫转走以后他还当着全班的孩子侮辱他。
    一个星期六下午,我把他约到一个酒吧。一见面,他就十分自信地说,我教书9年,从来没和家长红过脸。
    我说,我一点也不怀疑你这话的真实性,但是这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你师德很好,只是在我的孩子身上,你犯了明显的错误;还有一种可能,你以前就没有把孩子的自尊和人格当回事儿,说话从来都很随便,只不过从来没有家长敢来和你较劲。坦白地说,今天如果我的儿子还在你班上,我也绝不敢把你叫出来和你谈话。你自己掂量掂量,哪种可能性更大。
    那天我们谈了两三个钟头。一开始,我就对这个老师说,请您给我的孩子一个真实公正的评价,他有哪些优点,哪些缺点,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孩子。
    数学老师讲了许多,多数是孩子的优点。爱劳动,老师叫干啥就干啥;很聪明,反应很快;很乐意帮助老师做事,尊重老师,对老师有礼貌;学习能力强,学习态度端正;没有不诚实的地方,有上课上厕所的事,但也就一两次。缺点就是上课不专心,动作慢。他说他没发现孩子在班上有孤独感。
    我说,我本来没打算和你计较,我认为事情的主要责任在班主任,可是,孩子走都走了,你还要在班里这样糟践他,你这是为什么?!
    他一个劲儿说对不起。
    我说,我是成年人,找你谈并不是想从你那里讨回我的个人尊严。但是孩子的心理,他的自尊、他的人格、他的自信被你们泯灭了。你说怎么办?
    最后我们达成协议:由数学老师当面对我的孩子说下面三点:第一,给他一个公正的评价,什么缺点,什么优点,让他能够正确地认识自己。第二,向他承认错误,明确告诉他,教师不能辱骂学生,这是有法律规定的。我希望通过这件事使孩子懂得,不管是什么人,即便是老师,一旦犯了错误也是要承认的。第三,保证今后在任何情况下,班里的孩子不能再辱骂我的孩子。除此之外,这三点还要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再说一遍。数学老师都同意了。
    然后我给孩子打电话,让他下来。
    我爱人也下来了。我们四个人坐在一起,数学老师向孩子承认错误,并给了他一个评价。我对孩子说:
    “老师向你道歉,妈妈也要向老师道歉。为什么?你在学校不遵守纪律,给老师的工作带来了麻烦,所以我们要道歉。另外你也看到了,老师做错了,老师向你承认错误,他就是一个很好的老师。今后你要明白,在你的人生道路上,如果做错了什么,你也要敢于承认错误。老师两年半教了你那么多数学知识,中国有句老话……”
    孩子立刻冲口而出:“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数学老师当时很感动。
    数学老师走后,旁边坐着的客人听见我们的谈话,走过来对我说,你说得太好了!那个服务生也来说,“你说得太好了,你都写下来吧!我就是上小学的时候,我的老师给我起了个外号,全校人都知道了,我气了,就不去上学。”是啊,有的老师根本没有意识到,他随随便便一句话,就可能毁了一个孩子的一生。
    那天临走时,数学老师一个劲儿说,对不起,真是很对不起,我没想到随便的一句话,会给孩子带来这么大的心灵创伤。
    我们达成了谅解。
    在A老师那儿,事情就变得复杂多了。
    3月10日,由于云南省电视台的介入,事情有了明显的进展,我不但终于和这位班主任面对面坐在了校长办公室里,同时在座的还有校长、书记、主管企业教育处的同志以及数学老师等多人。我们从早上一直谈到下午4点,A老师多次被我问得哑口无言。
    然而她却气愤地说:“我千错万错,错就错在严格要求学生。”她直指着校长和教育处的同志质问道:“校长,你们说,我这样做错了吗?如果错了,我明天就改!”
    我马上接过话说,A老师,我今天绝不是要和你讨论是否应该严格要求学生,严格要求学生是不是错。我想问问你,在严格要求学生和侮辱学生人格、摧毁学生自尊这二者之间,有没有第三条路?她无言以对。
    最后她说,嗯,我说过有娘养无娘教,我向你承认错误,对不起,还有什么?摸大腿,对不起,还有什么,你说什么我都承认。行了吗?
    我拒绝接受这样的道歉。
    我要求与A老师再谈一次,在一些基本问题上取得共识之后,再谈道歉的问题。
    3月12日,由于一位朋友的热心协调,我和该企业主管教育的领导见了面,他耐心听完了我大致讲述的事情经过,表示会让此事尽快有一个较好的解决。他还表示要以此事为契机在所辖各学校的教师中进行一次师德教育。对于领导能在繁忙中抽出时间为一个孩子、一个教师的事接待我,我很感谢。然而时间一天天过去了,学校方面再没有为此事找过我。
    4月9日,该企业教育处处长约见了我。他认为上述发生的事情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她现在已经和你没有什么利害关系了,所以她没有必要和你谈了。”至此,我对依靠教育处解决此事已不存任何幻想。

                     “我今天又被老师表扬了!”

     孩子在新的学校完全变样了。
    班主任老师很年轻,很有爱心。孩子去了以后,连做了三篇作文,都被老师当作范文在班上朗读。每天孩子放学回来都特别高兴,说我今天又被老师表扬了!学习态度立刻就不一样了。
    孩子上学的时候,舅舅给买了一个很好的书包。两年用下来,那个书包坏了,我要给他再买一个。他说不用,补补还能用。我就给他补了。到了三年级,已经破得没法用了。我说再给他买一个,我们已经选好了,正准备付款,他突然不要了,说妈妈,咱们把那个旧书包找出来,补补还能用。我说不行,那个书包太烂了。他说不买,钱省下来可以给那个小姐姐。他是说我们与“希望工程”结对的那个女孩。
    回来后我说你把这事写篇作文吧,他就写了,说,上学第一天,舅舅给我买了一个新书包,很漂亮。它不仅漂亮,还带着舅舅对我的希望。我就背着这个书包走过了两年半坎坷的岁月……作文写完了,我来改。我当然知道他说坎坷的岁月是什么。在他的心目中,那两年半是一场噩梦。
    我把旧书包找了出来,大洞上绣一朵大花,小洞上绣了一朵小花。他接着写:书包上,一朵大红花对着一朵小红花笑,多像妈妈和我啊!
    这篇作文老师给了他四朵小红花。

                     教育失误产生的次品能报废吗

    现在我们天天谈素质教育。但是,如果教师的素质没有起码的保证,怎么可能期望培养出一代高素质的新人?素质教育的第一条是“德”,而人格教育,心理素质的培养,在一些学校却往往成了素质教育中的一个盲区。
    实事求是地说,A老师花了许多时间在教学上,所以她十分自豪地说:“我的班平均分在年级上从来是数一数二的。”可是她忽略了一个最根本的问题,孩子要学的首先是做人,其次才是知识。如果我们的孩子不懂得尊重别人,对社会缺乏责任感,甚至没有起码的自尊,这样得到的“数一数二”的高分,又有什么意义?
    这些年,我们一直在强调“尊师重教”,是因为教师是一个高尚的职业,教师具有比常人高尚的品格和情操———至少在孩子的心目中是这样的。但是,我们有的教师常常无视学生的自尊和人格,一方面他们辛辛苦苦地灌输给学生知识,另一方面他们又毫不顾忌地贬低和伤害孩子的自尊。
    试想,这样的教师能否唤起孩子发自内心的敬重?一个自尊麻木的孩子又怎么能够自律?再加上沉重的作业负担,孩子怎么能不厌学?如果我们可以找到一个能够真正深入学生内心的调查方法,来看看我们的孩子有多少人曾受到过不同程度的心理伤害或扭曲,有多少人存在着不同程度的厌学心理,我相信,结果会是触目惊心的。
    我们是一个有着厚重的“师道尊严”文化的民族,社会、家庭和学校无不一致强调,学生必须尊重老师。而在老师尊重学生方面,我们更多的是注重教师不能体罚学生。但是有多少人想过,肉体的创伤是看得见也可以愈合的,而心理上的创伤是看不见的!我们做父母的———孩子在世上最亲的亲人,我们做教师的———孩子心中最圣洁的形象,在体味他们幼小的心灵,扶持他们脆弱的自尊,帮助他们发展健康的人格方面又做了些什么呢?谁来挽救他们失落的自尊,帮助他们走出心理误区?
    生产的失误是产生次品或废品,可以报废掉。教育的失误产生的次品或废品是国家的公民,报废掉的将是民族的希望!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