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分析
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经纬 > 案例分析 >

一位网瘾少年的迷失之路

时间:2009-03-11 00:00     作者:     点击:
  
    坐在记者面前的小虎,是个年仅17岁的少年,看上去腼腆、实在,低着头许久不说一句话。然而,谁能想到,就是这个大家眼中的老实孩子却屡屡将手伸回自己家里,偷卖了母亲的首饰,爷爷、姥爷的自行车和父亲的卡车,甚至偷走家里的古董。7月17日,在小虎父母痛心而无奈的哭诉中,一位网瘾少年的迷失之路在记者脑海中渐渐清晰起来。
 
震惊 儿子夜盗家中古董
    7月15日深夜,晋中市公安局榆次分局接到一个报警电话,报案人说发现有人正在偷他家的古董。然而,当民警赶到现场后却发现,窃贼竟然是房主的儿子小虎。据榆次公安分局刑警二队队长程晓军介绍说,由于小虎是未成年人,根据法律规定不予立案,因此,做了例行询问后,民警就通知家长把孩子领回去。可是这时,孩子的父亲却出人意料地一再要求民警把儿子关起来,判上两年。
    孩子为什么要偷家里的东西?父亲又为什么想让公安局把儿子关起来?这对父子到底有什么解不开的疙瘩,值得他们这样彼此伤害?为了弄清缘由,我们来到晋中市榆次区乌金山镇上小虎的家里。
    这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屋内陈设朴素清新。小虎的父亲热情地招呼我们进去,可一说起儿子的事,这位父亲的声音不由得沉重起来:“孩子15岁就不上学了,原因是村里开了网吧,孩子白天晚上就想呆在里面,一开始逃学,最后干脆辍学了。”
    原来父母与小虎之间解不开的结就是网吧。小虎的父亲告诉我们,村里是2002年有了网吧的,那时小虎才12岁,偶尔去去网吧,父母以为他只是好奇。但很快他们就发现苗头不对。一天晚上11点多,小虎的父亲睡梦中听到门响,起来一看小虎的床空了,人又去了网吧。此后,小虎开始经常夜不归宿,父母也不断接到学校的电话,说小虎旷课。父母心急如焚,说教、打骂一齐上阵,随后又开始限制他花钱。
    为了弄钱上网,小虎想出各种名目向母亲要钱。后来实在骗不到了,他就偷偷拿家里的东西出去卖,开始是废铁,后来是自行车、首饰和车上的电机。小虎的胆子越来越大,父母的心也越来越慌。为了能将儿子留在家里,他们省吃俭用给小虎买了台电脑。可小虎觉得在家玩没意思,几天后就又变本加厉沉迷于网吧了。今年6月,他把爸爸的140大卡车开出去卖了1.2万元。爸爸后来赎回了车,小虎却没有回来,他带着1.2万元一个月就花光了。7月15日,他对朋友说要回家拿点衣服。因为忘了带钥匙,他就翻墙进去,搜罗出一箱爷爷给爸爸的古董。那时,小虎的妈妈正因重病住院,爸爸在陪床,晚上就让姑父回家看看,姑父刚到就看见了墙上的黑影,于是赶紧拨打110,等黑影从墙上下来,姑父才惊愕地发现那竟然是小虎。小虎的父母实在没办法了,听说有那种专门治孩子淘气的学校,他们想把小虎送去,甚至想让他进少管所。这一次,他们又恳求民警判小虎一年半载,好让他醒悟。“我恐慌的是他的将来,怕他这样发展下去,会危害别人,危害社会。”小虎的父亲忧心忡忡地说。
 
痛惜 沉迷网吧让他变了个人
    “其实,小虎在迷上网吧之前,曾经是个又聪明又懂事的孩子。”提起儿子,小虎的妈妈显得又气又怜,“小时候,孩子的学习不错,每次开家长会,老师都表扬他。小虎也是个孝顺孩子,你要是有点不舒服,他坐在你跟前,摸摸你的头,拉拉你的手,根本就不离开。”
    可是现在的小虎,在父母眼里却变得那么冷漠,那么遥远。“小时候挺开朗、挺文雅的一个孩子,自从上网玩了游戏以后,简直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整天黑着脸,没有一点笑容,也没几句真话,甚至没了人情味,好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你就是跟他谈一天一宿,他也没有一句话跟你沟通。刚刚还说妈我知道了,我再也不了,只要网友一个电话,他马上又跑了。真不知道他脑袋里究竟想些什么。”
    最让妈妈伤心的是,这次她重病住了一个多月的医院,竟然没见儿子去看望她。“就是躺在医院里,我也总想着他,生怕他会做坏事。真希望有一天他还像小时候的那个儿子一样,知冷知热,知道啥是好啥是坏。”
 
呼唤 网吧监管不能忘了农村
    事实上,对于小虎的堕落,父母最恨的不是儿子不成器,而是那些害人的网吧。采访中,小虎的母亲泣不成声:“直到昨天,网吧老板还打电话催着向小虎要钱。我真想问问,难道他家没有孩子,他们不想想,孩子的钱是偷的还是抢的,挣这样的钱,他们良心上过得去吗?”
    “国家明明有规定,未成年人不许进网吧。我多次找过网吧老板,说孩子还不满18岁,别让他进来玩。可人家根本不管你这些。”提起网吧,小虎的父亲气愤不已。他说,这些网吧不仅不阻止孩子们上网,还变着法儿地给他们提供便利。这一点,在小虎的讲述中也得到了印证:“刚去网吧时,我说没钱,老板说先欠着,等欠得多了他就让还钱,我想着把家里的东西卖了,就有钱还他,就又可以玩了。”
    在知情人的陪同下,记者到村里的几家网吧转了转。这些网吧大都规模不大,环境简陋,门外连个标牌都没有,有的就直接隐藏在村民家里。如果没人指引,你很难发现这是个网吧。网吧里没有设置“未成年人禁止入内”的标识,由于正值中午,上网的人并不多,但大多是些半大的孩子。
    事实上,由于地处偏僻,分散性、隐蔽性较强,加之有关管理部门力量有限,很多农村地区的网吧大都处于监管的薄弱环节甚至空白地带。采访中,小虎的父亲一再说,“这些网吧害的不止是我一家的孩子,真希望有关部门能好好管一管。”
 
渴盼 一份真正沟通的亲情
    在父母的心里,网吧就是万恶之源,网吧把他们的儿子变得淘气,变得冷漠。一个曾经乖巧懂事的孩子真的会被网络变得六亲不认吗?采访中,小虎告诉我们,他其实去医院看过妈妈,只是觉得没脸见妈妈,就半夜悄悄趴在病房门口看看就又返回网吧了。
    小虎的这段话,让我们听到了他内心的温暖,也听出了些许懊悔和痛苦的挣扎:“有时候我也觉得内疚,可一玩开游戏,就什么都忘了。我常想自己为什么就是控制不住,为什么明知道是错的,还要去做。”
    小虎说,他迷上网络游戏当然有网吧的原因,但那并不是全部原因。小虎的父母都是做生意的,小虎12岁到15岁时,正是开始对网络好奇的年龄,偏偏那段时间也是父母生意刚起步、工作最忙的时候,他们没时间照顾儿子,更没时间多和儿子沟通。等他们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时,小虎已经沉迷网络多时了。气急之下,他们就对儿子或打或骂,希望他立即回头。
    父母无穷无尽的唠叨和教训,让小虎觉得很反感,“他们总认为我就是错的,他们就是对的,我只要按照他们的想法去做就行了,那时候觉得自己根本没地位,说了等于白说,以后就干脆不说了。”渐渐地,小虎觉得自己和父母之间已经无话可说。等到父母打算放任他,买了电脑让他在家玩时,已经收不住他的心了。
    父母对儿子失望,儿子对父母其实也有失望,也许正是这样的互不理解,互不沟通,让他们的心离得越来越远,也让外面的世界和虚拟的空间对小虎的吸引力越来越大。父母在渴望有关部门整顿网吧的同时,是不是也该赶紧动手拆掉他们和孩子之间的那堵墙呢。
    对此,一位专家指出,上网成瘾者主要集中于11岁至25岁这一年龄段,他们的共同特征是“没有理想、敌视父母、不爱学习”。要让孩子脱离网瘾,不仅在于孩子自身的决心,还在于家长的配合,面对孩子的错误,简单粗暴的做法只会适得其反。家长要懂得用什么样的方式爱孩子,多和孩子进行精神、情感上的交流,更多地理解关爱孩子,赢得孩子的信任和尊敬,这样才能建立良好的亲情关系。最重要的是耐心地用一种真诚的爱去感动他们。
    采访即将结束时,已经六点多了,小虎下厨给妈妈炖了排骨汤,妈妈吃饭时,他轻轻地啜泣起来,也许一块坚冰正在他们彼此的心里融化。
(据《山西日报》作者:邬帅莉)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