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分析
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经纬 > 案例分析 >

十六岁,不该发生的故事

时间:2009-02-12 00:00     作者:     点击:
  
十六岁,不该发生的故事
[ 作者:丁虹    转贴自:河北法治网     ]

—— 一份未成年被告人调查报告  

    2002年8月4日

    进看守所,已经是第三天了。多么希望只是一场梦,一场很快可以醒来的梦。就象小时侯,深夜一个人躲在被子里面,常常梦到被坏人捉到,拼命想逃也逃不了,要喊却喊不出声,绝望着、挣扎着掉进没有尽头的黑暗,总是奶奶轻轻唤着:“我娃儿醒来,醒喽……做梦哪,咱娃不怕,不怕……”总是她温暖的手抚着我的背,让我可以再次沉沉地入睡。而现在,奶奶,这个世界上唯一疼爱我的那个人,早已经去了,走的很远很远,再也没有谁会从黑暗中把我救出,给我慈爱的笑脸。看着监室里灰沉沉的四壁,看着狭小的一扇窗外面,那片晴朗天空下高高竖着铁丝网的围墙,我终于明白,这真是一场摆脱不了的噩梦。
    2002年8月31日。
    起床、跑步、学习、劳动、吃饭……一切似乎都是如此规律,规律得让人透不过气来,毕竟,这样的生活已经离我太远了。
吃过午饭,队长送来一个包裹和一封信,是那个我该叫做“爸爸”的人寄来的,虽然这是我在这里收到的第一封信,或者也是唯一的一封信,然而我不愿碰他送来的任何东西。我想,我恨他,我恨这个我原本应该爱、也应该得到他的爱的人。
    …………
    同监室的人在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什么,我缩在屋子一角,呆呆地望着手里的信和包裹,许久许久。终于缓缓拆开了信,一个字一个字读着,读完,再读……信里竟然没有想象中的谩骂和斥责,他只是问我吃得饱不饱,睡得好不好,有没有受人欺负,还说我离家几年里,他很惦记我,觉得对不起我和去世的妈妈、奶奶。脸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是湿湿的,有眼泪在流,真没用,我已经是大人了,不该哭,不该会哭的。可是从小到大,许多许多的记忆自己长了脚,从过去的日子走过来,历历在目:我记起,曾经,爸爸带着很小很小的我在家乡的河沟里学游泳、摸小鱼儿;我记起八岁那年,妈妈去世时,望着我和身边的姐姐含着泪的眼睛;我记起那一年姐姐笑着说要上山采野花给我,却再也没有回来;我还记起了在村子里的小学校,老师高声朗读我那篇得“优”的作文《我的理想》:“我的理想是当一名医生,让其他的小朋友不要象我一样失去得病的妈妈,我还想当一名警察,找回姐姐,让她和我们一起快乐地生活……”这一瞬,仿佛我又回到了从前,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没有因为家里穷而被迫辍学;没有因为爸爸又一次酒后的拳头而负气离家出走;没有为了填饱饥饿的肚子跑到这里打工而认识陈大哥和刘大哥;没有跟着他们学会了偷东西……哦,爸,其实我一直一直很想您,想有您在的家。爸,我想回家。
    爸爸寄来的包裹里有双新鞋,合脚极了,我小心收好,决定离开这里的那一天再穿上它。
    2002年11月2日。
    “被告人肖某某,男,16岁,1986年5月4日生人,汉族……2002年8月1日涉嫌盗窃罪被逮捕……”断断续续地,我读着手中的起诉书。肖某某就是我,我只有16岁,我被起诉犯了盗窃罪。
    今天,法院的两位法官来向我送达起诉书。他们并不象我想象中那么可怕,挺亲切的样子。她们和我谈了许多,告诉我,法律会保护我的合法权益,由于我未满18岁,会为我指定辩护人,还会依法通知我的爸爸作为法定代理人出庭,他们告诉我不要有太重的思想负担,其中一位法官阿姨对我说:“你还小,犯了错并不可怕,重要的是学会认识到错误,承认和真正改正错误,给自己一个站起来的机会。”
   “给自己一个站起来的机会”,这句话我清清楚楚地记在心里,并且认真地想了很久。其实,在看守所的日子里,我学到了以前从来不懂得的法律知识,明白自己的行为已经触犯了国家的法律,构成犯罪,而犯了罪就要接受法定的惩罚,可心里就是慌慌的,觉得一生就这样完了,再也不会有希望。同监室的人劝我能推就推,能隐瞒就隐瞒,我明明知道他们说的是不对的,可还是犹豫着,不知怎么才好。今天听到法官的话,我突然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做了——我做错了事,如果无法鼓起勇气承担应该承担的后果,只会在今后犯更大的错误。虽然我还是很怕会被判刑,可我决定给自己一次勇敢面对自己的机会,给自己一个不一样的未来。
    拿起笔,打开连同起诉书一起送达给我的《未成年被告人情况调查表》,认真地写下第一行字:“检察院起诉书对我的指控都是事实,我认罪服法,请法官给我重新做人的机会。”
    2002年11月12日。
    今天,在石家庄市新华区法院少年刑事审判庭,我和另外两个曾经被我看作是“恩人”的人一起接受了庄严的审判。
    法庭里,审判台上,鲜红的国徽下坐着审判长和审判员,旁边,法定代理人的位置上是我瘦了也老了很多的爸爸。站在被告人席上,我说不出此时此刻的心情,是忏悔,还是羞愧。在心里,我对自己不断地重复:要说实话,要有勇气。背负着罪,面对审判台上一对对严肃的眼睛,感觉着爸爸心痛的目光,一分一秒变得如此沉重而漫长。法庭调查结束了,然后,我听见爸爸哽咽的声音:“我的儿子犯了罪,作为父亲,我有责任。他从小是个好孩子,可他妈妈去世早,当时为了治病花了好多钱,家里困难,我就让孩子停了学,心情不好,就老拿他出气,打他,骂他,这才逼得他小小年纪离开家,遇到坏人,做错了事。请宽大处理他,我也会好好教育他,做一个好父亲……”公诉人也在说:“肖某某,要相信你的前途并不是一片黑暗,只要你吸取教训,回头是岸。”我的头垂得越来越低,怕被人看见眼里抑制不住的泪水。恍惚之间,听见审判长在问:“肖某某,你还有什么最后陈述吗?”我低声回答:“我保证,一定会痛改前非,重新做人,这是我初次犯罪,也会是最后一次犯罪。”“肖某某,你的父亲相信你,公诉人相信你,法院也相信你,相信你会以行动履行自己的保证。”她的声音里有些什么,是那么柔软,那是我很久前失掉的,就象奶奶在轻抚着我,对我慈爱地呢喃。我再次泪流满面。
我从来不爱哭的,可十六岁这年,我流过两次泪。
    2002年11月17日。
    当法官向我宣判:“被告人肖某某犯罪情节轻微,作案时未满十八岁,且认罪态度好……故依法免于刑事处罚。”我几乎不能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就在这一天,我穿着爸爸寄给我的那双新鞋子,走出了看守所,重新走在晴朗的天空下,爸爸微笑着,就在不远的前面等着我。
    过去106天的经历我将永远铭记。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