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分析
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经纬 > 案例分析 >

系列攀扒楼房案告破 未成年人犯罪引人深思

时间:2005-04-27 00:00     作者:     点击:
  



  从1999年下半年开始,仅7月2日到12月30日,海州区范围内就发生楼房家居被盗案50起。这些盗窃案手段如出一辙,作案者从居民住宅的防护栏攀扒楼房,然后撬开防护栏从窗户进入室内进行盗窃。

  攀扒楼房盗窃案引起特别关注

  攀扒楼房盗窃案的连续发生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市委有关领导特别关注此案,指示公安机关要把此案件作为重点案件下力量来抓。海州公安分局多次召开会议,局长张青山指示海州刑警大队要把此案作为攻坚案,争取早日破案。

  根据作案现场的勘查,作案者身体较轻,年龄较小,公安人员怀疑作案者为未成年人。海州公安分局刑警四队队长赵辉曾破获过攀扒楼房盗窃案,作案者均为未成年人。这一情况正好和作案现场的勘查情况相吻合。赵辉将这一情况向大队长侯志彬汇报后,侯志彬指示刑警四队立即对以前的作案者进行调查。刑警四队马上派民警对可疑人员跟踪调查,并于11月23日在市十一中东墙外将正准备进行处理赃物并伺机作案的周枫、徐帆抓获。民警们对周枫、徐帆进行了突击审讯,根据周、徐的交待,仅从11月20日至22日三天的时间内,他俩就伙同刘然、杨剑作案5起,盗窃钱物一万多元。根据周枫与徐帆提供的情况,海州公安分局刑警四队又于11月27日、29日在十一中南墙外的电子游戏厅和杨剑的家中将刘然、杨剑抓获。

   经过调查、取证、分析认定,此系列楼房盗窃案的作案者均为未成年人。周枫,男,12岁,父母离异,和奶奶生活在一起,已辍学一年多;徐帆,男,12岁,已辍学;刘然13岁,市内某中学学生,经常有学不上;杨剑17岁,市内某技校学生。公安机关根据相关法律,除对17岁的杨剑刑事拘留外,其他三人均未满14周岁而免于追究刑事责任。

  上述攀扒楼房盗窃案破获不久,海州区又接连发生攀扒楼房案。12月19日,西山派出所接到举报,有个叫张小飞的小男孩最近经常拿着金项链、金首饰和纪念币等物品到市邮政局北侧的集邮市场出售。西山派出所立即派民警对张小飞进行了跟踪,发现和张小飞在一起共有5人。12月23日,西派出所的民警将正准备退宿到外地作案的5人抓获。经审理,这5人中除王恩宇19岁外,沈平、李继光均为16岁。周枫和张小飞12岁。据周枫交代,他11月末被刑警四队释放后,在电子游戏厅遇到了王恩宇、沈平等人。王恩宇向周枫要钱玩游戏。周没有钱,于是便又重操旧业,和王、沈、李等人攀扒楼房进行盗窃。

  疯狂作案、疯狂挥霍

  周枫等人作案频率之高,达到了近乎疯狂的程度,在不到5个月的时间里作案近60起,盗窃现金、物品总价值10多万元。1999年11月20日晚,周枫和徐帆、刘然等人来常青小区,周枫从一楼的防护栏爬上二楼,撬开二楼的防护栏拨开窗户进行室内,盗得现金800元,红云烟一条;12月21日,周枫等人来到人民街12号楼,进入二楼一户人家盗得天王表一对,斯丹顿表一对,白金手链一条,红宝石戒指一个;11月22日,周枫、徐帆、刘然等人连续在紫荆园小区、常青小区作案三起,盗窃现金1300元,金戒指2个,金手链一条,子母机一个,皮夹克一件,罗蒙西服一套;12月3日,周枫与王恩宇、张小飞等人来到矿院东区,在二楼一户住宅盗得现金1100元,“555”、红塔山、万宝路香烟各1条;12月20日,周枫、张小飞、王恩宇、李继光、沈平等人到体育场附近的居民区,见二楼一户人家的窗户上贴着红喜字,由周枫攀扒防护拦进入室内,盗得现金一万二千多元,摩托罗拉手机一部。此外,周枫、王恩宇、沈平、李继光、张小飞于12月中旬又流窜到锦州、绥中等地作案7起。  这伙人盗窃得手后便疯狂挥霍,住旅店、洗桑拿、到电子游戏厅赌博,几乎无所不做。周枫、徐帆等在电子游戏厅玩“拍机”,一次便输掉1000多元,周枫、王恩宇、张小飞等人一天曾挥霍掉5000多元。

  此案引起的思考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规定:收留夜不归宿的未成年人应征得其父母或其他监护人的同意,或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及时通知其父母或其他监护人、所在学校或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周枫、张小飞等人经常到市内的旅店住宿,这些旅店却未采取任何措施。 

  二、营业性电子游戏厅除国家规定的节假日外,不得允许未成年人进入,并应设置明显的未成年人不得进入标志。周枫、徐帆、刘然等经常出入电子游戏厅,并且玩“拍机”一次就输掉千余元却照玩无阻。

  三、这些未成年人盗得的金首饰等物品均廉价卖给了个体加工点,这些加工点在收购这些赃物时是怎么想的呢?

  四、周枫、徐帆、刘然等人因盗窃多次被公安机关抓获,但因其未到刑事处罚年龄而均免于追究刑事责任,对这些未成年人如何加强管理使其接受应有的义务教育呢?其实这些未成年人今天走上犯罪的道路除直接连系着以上这些方面,也应该引起社会各方面的关注。特别是承担着社会管理的有关部门,应加强执法力度,加强对有关经营部门的管理,他们所在的街道、乡镇、学校更应负起社会责任,家长呢,监护不利恐怕要追究更重的责任了。

(根据《未成年人保护法》的有关规定,此文中的未成年人均为化名。)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