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须知
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经纬 > 旅游须知 >

驴友:为他人埋下一瓶水乌鲁木齐在线

时间:2009-03-11 00:00     作者:     点击:
  

  快乐人把在路上得到的感动同样地回报给别人。 

  在驴友快乐人的户外经历中,难忘的不是身体酸痛的艰辛,不是那些险峰上的美景,而是偶遇的善良人们。“在路上,如果少了路人甲乙丙丁,旅程可能成了‘畏途’,连风景也会变得干涩死寂。”一个偶然的机会里,记者分享了快乐人路途中的诸多感动,可以看出,多年前沙漠公路上的那些经历,至今都深深地影响着快乐人,并改变着他后来的人生轨迹。 

  十年前的初夏,塔克拉玛干沙漠公路刚贯通不久,快乐人和三位骑友,向这条举世闻名的沙漠公路发起挑战。 

  轮台县东南80公里塔里木河河汊区,这里有出发点———沙漠公路的“零公里”。望着无垠的沙海,一条笔直的路仿佛通进了海底深处,快乐人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着,铆足了劲儿,开拔骑行! 

  起先,路旁沙丘中还偶有胡杨和红柳,没多久,绿意渐渐稀疏,直至满眼单调的大沙梁,一个恋着一个,似乎被塔克拉玛干施了法术,怎么骑也逃不出它的掌心。快乐人心里敲起了小鼓,要穿越这茫茫沙海,困难还不知有多少呢。 

  骑到塔河桥,迎面两小孩跨着大“二八”车骑过来。快乐人一问,小哥俩的家就在黄沙腹地塔中,经营小本生意。见骑行方向相同,快乐人就“收编”了他俩,让调头带路。当天骑行了170多公里,入夜到了塔中,原来小哥俩背着父母出来玩的。在狭小的屋里,一家人执意让快乐人他们留宿,还炒了一桌菜,拿出了珍藏的老酒。“在大沙漠中受到如此款待,多么珍贵啊!” 

  接下来的路途所遇到的困境超出想象。第二天上路,只觉日头就像个探照灯似的追着脑袋,晒得人全身发烫,汗珠子从脑门不停地往下淌。轮子下的路也跟着沙丘起伏,快乐人甚至产生幻觉,那沙海一抖动就能把他卷进去,像大葱卷饼般吃了。 

  除了炙热和难忍的干渴,最可怕的是风。当沙暴来临时,一切都是流动的,沙粒裹在风中袭来,能见度几乎为零。正艰难骑行的队员老陈,一下被一个风沙团儿掀翻在地,半天回不过神儿来,还发起脾气,嘀咕着:“没吃没喝,身体发臭,真是来找罪受!” 

  一辆大客车呼啸而过,车窗上探出几张饱经风霜的脸,惊奇地打量骑游队,挥手打招呼,但瞬间消失在一个大沙坡后。在荒寂的沙海见到人还是很亲切,快乐人猜测,那可能是个老年旅游团。 

  骑了半小时,快乐人意外地发现,不远处停着刚才那辆大客车,路旁站着一排银发老人,每人拿着一瓶矿泉水,塞进队员怀中。原来,他们是从广东来新疆旅游的,见沙漠中竟有人骑自行车,很是佩服,自发地下车等队员骑过来,递上一瓶水……快乐人有些哽咽,毕竟旅游团每天配发的水也是限量的。 

  暮色来临时,再也见不到人迹,快乐人和队员在路边找到一个相对平坦的沙窝扎了营。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夜色真美,月亮从大沙梁上升起,将浩瀚的沙海照的通透明亮,清辉抚摸着帐篷,心都清凉了几分。但两天的骑行加炙烤,队员们都累得浑身散了架,没多顾上欣赏就呼呼入睡了。 

第三天,为了躲避热浪,一早5点天未亮就赶路了,向着和田的民丰进发。临近中午,地表温度迅速升到四五十度,身上热气蒸腾,脑袋上的日头越发毒辣,快乐人脸上开始脱皮,嘴巴裂口子流血。断水了,骑游队时刻面临着脱水危险。 

  快乐人闷头骑行着,脑袋发晕,早已对身边的沙海失去了观赏兴致。突然,从路边不远的沙包中走来几人,凑近一看是扛着坎土曼的维吾尔族老乡。一聊,他们是来挖大芸的。老乡把仅有的一壶水匀给队员们一些,解了燃眉之急。 

  一位老乡不解地问,“你们不要命了吗?四个轮子的马西那(汽车)不坐,这两个轮子的走得慢,干(渴)死人呢!”最后,他认真地叮嘱快乐人,下次在沙漠里如果吃了西瓜,瓜皮一定要倒扣在路边,可以存住水分,后面要是没水的人吃了,能救命的。 

  午后四点,沙漠中最酷热难耐的时刻,骑游队面临中暑,但停下来也没遮阴处,只得硬着头皮继续前进。一个石油勘探的大车停下来,司机给队员们一人送了两瓶水,一饮甘之如饴。 

  “沙漠里有钱买不来水,以后你们再来,如果有了多余的水,埋上一两瓶在路边,将瓶盖露出来,说不定可以救人命呢!”临别,司机又不忘叮嘱。听后,快乐人很震撼,加之前面的老乡,沙漠的人似乎都乐于介绍自己的“水经”。凭借这些水,当天骑游队终于抵达了沙漠公里的终点民丰。 

  “为别人埋一瓶水。”这句话一直深深烙在快乐人的心中。走在路上,这样温暖的点滴很多,人迹越罕至的地方,越能领略到人与人间的真善美。他说,人在沙海中很渺小,一瓶水就可以灌溉一个生命,携起手来扁舟也能共渡汪洋。 

 


来源:乌鲁木齐在线原创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