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以为戒
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经纬 > 引以为戒 >

爬山一定要结伴而行,跟着大部队走,不要落单

时间:2009-01-15 00:00     作者:     点击:
  今儿遇到一件恐怖之极的事儿,这个社会真可怕,现在还心有余悸!

其实我不想回想这事儿,但是因为太恐怖了,还是贴出来让大家看看,以后大家一定要提高警惕心,一定呀,真的太恐怖了。

今儿和瓶子一起去香巴拉。

本来是想跟三个男生一起10:00从八大处出发,因为我们起晚了,10:30才到八大处,没遇到他们,之前他们说山里见面。

我跟瓶子俩女生心想路也不难,就自己走吧。

一路顺利,一个男生陪我们走完虎头山和翠微顶,一对年纪比较大的夫妇陪我们从翠微顶下山再翻一个小山坡,我俩翻过山坡正好俯瞰水库。

到水库有很多人在那里吃饭,休息。

不过我们到达的晚,等我们吃完饭,水库就没人了。

因为我俩觉得远,不想从香山下,商量从上次走过的黑石头下,因为是上次走过的一条线,所以没啥担心的,应该一个多小时就能到车站回家了。

上次是从香山上,黑石头下;这次是从八大处上,黑石头下,正好是完整的香巴拉。

从水库停车场开始,恐怖事件拉开序幕~~~~~~~~~~~~~~~

真的很恐怖呀,我现在手脚还是冰冷的。

因为就我俩走,所以警惕性非常高,尤其是瓶子。

从山路转到柏油盘山路之后,我俩一前一后,始终一个人盯前面,一个人盯后面,路上遇到一人问我们水库还有人么?瓶子立马回答:有人,还有很多人在我们身后呢。

这么回答当然是想把那些有坏想法的人吓住。

到这时恐怖事件开始了。

往前没走两步,我俩就到板凳沟村。

虽然是郊区农村,可是也没见过那么荒凉的村子,一个人都没有,除了偶尔的狗叫之外没有任何人类活动迹象,当时我俩还开玩笑,说这么荒凉的村子别有劫匪吧。

一语成谶!

我俩当时还说,一般劫匪也不打劫我们这种登山的呀,没钱,而且还身强力壮。

可是,就在这时候,前面岔路口儿背对我们站着一个男人,头戴白色棒球帽,身穿一身黑色棉服,双手插兜!站在一辆吉普车旁!后来我们分析,他绝对不是那车的主人,没事儿谁开车跑岔路口欣赏风景还尾随别人啊。

上次在同样的地方碰到一个当地阿姨,还热心帮我们指路,也就是上次我们大队伍走过也是今儿我们要走下去的路。

这么安静的村子什么动静儿都没有,可是突然出现这么一个人,我们觉得挺奇怪也挺别扭的。

我们左转沿着柏油路下山,其实这路不荒,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村子就跟无人村儿一样,我俩显然对那个白色棒球帽男人都有一种油然而生的惧怕。

瓶子说:你盯后面。

瓶子一直让我盯后面的,我走两步就回头望一眼。

但是……

这次我一回头,差点儿没吓死。

那个人低头双手插兜儿跟着我们下来了!

我当时那个心啊,差点儿跳到嗓子眼儿,如果在这儿被歹人闷了棍子……

我一拉瓶子的胳膊,低声儿跟她说:有人!

瓶子吓一跳,往后一看,立马站住,我们本来下山走路速度特快,停下步子就跟刹车一样,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跟我们并排走,肯定能冲出我们前面五六米。

也亏了我们用这速度下走!

那人本来在我们身后六七步远,悄声不言。

但是他肯定是没预料到我们戛然而停,只能眼睁睁从我们身边快走过去,在他过去的同时,我跟瓶子飞快地往路后、往路边走了几步,闪开了他的路,远远地离开他!

他就这么跑到我们前面去了!

事后我们认为他们在我们前面比在我们后面对我们有利一些,被人在身后盯着,太被动了。

那人走过去的同时,瓶子大声喊:鸡腿,鸡腿,能抄收么?收到回复!

瓶子假装用手台联系同伴嘛!当然是喊给那个男人听的!

我俩都没带手台,也没有GPS,这是敲山震虎,如果能吓跑是最好的。

但是,那人在我们前面十步停下了,瞄着我们,估计是对瓶子喊的将信将疑。

我俩惊了,瓶子立马打电话给鸡腿,求教如何摆脱和应对。

鸡腿不在八大处和香山,瓶子跟他电话里说:我们被人盯上了,而且被跟了,现在我俩不走,他也不走,就在前面瞄我们。

鸡腿说什么我没听见,我始终假装环顾但是扫着那人一举一动,不过这事儿不在我们身边的都爱莫能助。

瓶子大声儿说:你们五分钟就能到是吧,成,我们先走着,你快点儿啊,等着跟你汇合……

放下电话演完戏,瓶子大声儿跟我说:他们正撵咱们呢,一会儿就到了。

我也大声儿回:要不咱们等他们一会儿吧。

我俩是喊给那人听。

那人真就听到,而且听完就慢慢往前走,我们拖拖拉拉也往前走。

没想到啊,朗朗乾坤,我们真遇到坏人了。

我俩手上都拿着杖呢,质量不差,我把登山杖加长、拧紧。

瓶子大声儿哼着歌,往前走。

那男人也开始大声唱歌,唱的是那个几度风雨几度春秋……

瓶子自信满满,一直说那群驴怎么那么慢啊,快点啊……好像肯定大部队跟我们汇合,又假装手台喊一下:鸡腿,能收到嘛?她自己也说,那坏人可能不相信,但是也只能壮胆儿了。

那男人走在前面,走路姿态非常诡异,有时横着走,有时窜着走,反正就一目的,就是保证能通过身体角度用余光时不时往后盯住我们。

更让我们胆战心惊的是他在路边开始捡棍子,捡石头……

这是要干嘛?

他捡到棍子之后就胡乱挥舞。

我们也挺害怕,估计他是试棍子的硬度,想跟我们的杖拼一拼。

那男人显然不知道我们的底细,不确定我们到底有没有同伴,不过大概觉得我们也是咋呼,基本上是认定我们没同伴,所以想伺机下手。

不过我们手上的杖也有些震慑力,如果真打起来,这能把汽车玻璃戳一个窟窿的杖未必戳不死他。

荒郊野外,他什么都不带,在山头上站着,能怀好意?

凶器没准儿就在身上,估计是短匕、三棱匕什么的,只能近身伤人。

如果我跟瓶子没带杖,同时都没啥经验,没警惕心,刚才下山被他跟上却没注意的话,很可能我们就已经被翘了。

但是我俩警惕性还算可以,看到他之后就立马警觉,甩开他特别远。

他现在应该是找合适的时机呢。

但是,我跟瓶子也非常明白,如果他是一个人,那还好办,但是如果不是一个人的话,我们就危险了。

我跟瓶子始终没有并肩走,因为并肩就容易被一锅端!

我俩从始至终都是一前一后,但是又相距很近,因为我们最担心他们是团伙,如果前面包抄或者前后夹击,就死定了。但是就算这么走,也同样危机重重。

我始终跟瓶子身后五米左右,我看左右和身后情况,瓶子死死盯那人一举一动,他始终在我们视线内,但是却不快走,时走时停,他停下,我们就放慢步子,他大概一直都想等我们近身,但是我们始终都保持很大一段距离。

我们必须迅速下山,当时是下午3:00左右,如果再晚一些,太阳下山,我们岂不是更危险?

我当时还有到老乡家躲躲的念头,但是,这个年月,好人能有多少啊?我真的怀疑。

迟则有变,瓶子跟我当时的想法就是迅速到山下。

当时有几辆车从山上开下山的,从我们身边儿经过,但是我们没拦,因为司机一般不会帮我们,人家还怕我们是坏蛋呢。

这个年月啊,我们不相信路人……不知道这是社会的悲哀还是人类的悲哀。

眼下求人不如求己,求救不如自救呀。

况且也没人救我们。

中途行进的非常慢,如果以这样的速度下山,就太折磨了。

最无助的时候,我们看到年纪挺大的一男一女走上来,样子不像是坏人,我赶紧走上去说:阿姨伯伯,你们去哪儿呀?

对方说:上山去。

我跟瓶子都说:你们能陪我们下山嘛?刚才有个人总跟着我们……(我俩你一言我一语把事儿叙述一遍,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男人莫名其妙的开始往前跑,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

可是伯伯阿姨不想陪我们下山,他们说:我们上来一趟不容易,放心,大白天的,谁敢打劫你们啊,你们有棍子,还怕他?他打劫你们就叫,这挨着村子近,还没听说过这条路上有打劫的呢,你们就从这路下去,没事儿。

我们一看没戏,而且那男人消失了,心想走吧。

印证了了一个道理呀——

这个年月啊,我们不能相信路人……不知道这是社会的悲哀还是人类的悲哀。求人不如求己,求救不如自救呀。

谁知道他消失了之后,我们更折磨!

我跟瓶子一前一后,一左一右,这次是我在前!我得侦查他是不是藏在路边儿呀,万一来个突然袭击,我们不是很被动?

我当时真的跟特务一样,玩命儿盯着左右前方,树丛被风吹了那么一小下,我都草木皆兵,右手紧紧握着杖,左手的手机上始终都是三个数字儿:110!手指头就在拨通键上,随时准备拨打出去。

后来瓶子给我看她手机,原来也是这仨字儿!110!

这个年月啊,我们不相信警察,可是我们还怀抱着希望。

刚才路上除了鸡腿,我们还给老妖打了电话,把这事儿告诉他们,他们也挺担心,没一会儿就打过来追我们的情况。

现在看不到那个男人了,但是我们更慌,更不敢加快速度,因为加快速度就没法儿好好准备保护自己了。

这么心惊胆寒的走了大概三四公里。

我们终于又看到了那个男人!

我们当时大大松了一口气,精神终于不用那么紧张了,可是新的攻防战开始了。

那男人显然也盯着我们,正在路边儿等着我们,他跑了那么远,肯定在这里等了很长时间了。

这次换瓶子在前,她边走边接老妖电话。

我们慢慢走,跟他慢慢接近,从100米到50米到20米,我觉得距离太近了,就喊住在前面的瓶子:瓶子,有你电话!来接。

其实没电话的,我就是要把瓶子叫回来。

后来瓶子跟我说,她快走是怕那个人走的太快跟什么人汇合,我们在后面不知道。

可是就算是汇合了,我们知道了,也没有办法,我当时真的没信心能跑过他们,毕竟我们是爬了一上午山的人了。

我俩停在原地假装接电话,大概那个男人也觉得下手比较困难,毕竟我们一直都高度警惕,他大概也琢磨了,如果硬碰硬的话,我们必然玩命儿,应该也很顾虑!

我们不是那种羸弱的小姑娘,也不是没反抗力的中老年。我当时考虑的是如果他有什么反扑行动,我该怎么用杖把他脖子戳穿了?

那男人应该就是附近的人,对地形了解,对这里经过的人了解,知道走这条路下山的一定都是登山一上午的,体力有些跟不上,同时精神很放松。如果碰上一个团队当然不下手,可是我们是单帮女生,所以挑我们下手不足为奇。

那男人还是很不正常走路,拐弯儿的时候,竟然是侧着身子拐过去,保证能看到我们。

我们虽然离他远,但是能看到他始终盯着我们,不过我们看不到他的脸。

瓶子怕又跟丢了他更麻烦,同时觉得我们也该快点儿下去,就迅速拉着我转弯。

那人在前面找了一条粗棍子,同时把石头捡起来放在口袋里。

距离山下非常近了,但是依然荒凉,那个男人不会是要背水一战,想在这里下手吧?

我们觉得很可能!

但是,上次走过这条路成为了我们制胜的关键。

因为上次路过雷达站的时候,我们没走大路,而是老妖和阿紫尝试走了大路右边儿的一条小路!

快接近这条小路的时候,我俩简直高兴疯了,那男人显然不知道我们打的什么主意,依然走在我们前面20米左右的地方,我俩慢慢移向右边小路口,那男人向左沿着大路走。

当那个男人最后一次瞄了我们之后,继续往左走的刹那,我跟瓶子停在小路口,默契地同时低声喊:跑!拔腿就跑,速度绝对超过百米冲刺!

那条小路也都是石头,挺崎岖的,可我们竟然一个趔趄都没有,瞬间就跑到了山下村子。

一条大黑狗大声冲着我们吠。

瓶子说:停!

我立马回头,后面什么都没有。

瓶子怕那只大叫的狗看我们跑,会受刺激追咬我们,所以才停的。

刚走过那只狗,瓶子又喊,跑!

我俩就疯一样的奔着汽车站冲了下去,正好跑过大路路口,我们都快吓死了,就怕看到那个人从上面走下来。

到了黑石头汽车站,因为这里是始发站嘛,我们就盼望着赶紧上车,等了五六分钟都没发车。

我们胆战心惊地看着那条那个男人应该走的下山大路,按道理,我俩用了大概三分钟冲了下来,他走大路,最多七八分钟,居然还没下来?难道是在截我们?

我们等不到车,又怕遇到他,所以钻到超市十多分钟,这期间他都没下来。

其实到车站我们应该安全了,但是真的太害怕了,遇到如此恐怖之极的事情,我们心有余悸,战战兢兢。

二十分钟左右,车终于发了,我们玩儿命冲上车。

那一刹那,我们看到了那个白色棒球帽男人从大路下来了!

开车了……

知道这事儿的人都打电话进来问我们到底怎么样,我们说没事儿了,上车了。

这事儿想起来后怕的,当时真该跟着大队走。

大家要时时刻刻保持警惕心呀!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