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天地
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经纬 > 法制天地 >

雇主殴打保姆致死 仿造死亡书擅自火化尸体

时间:2005-04-04 00:00     作者:     点击:
  


  前情回放

    孙秀苹从宁德到福州做保姆,
2004年4月27日却离奇猝死雇主高军(化名)家中。更离奇的是,在死者家属未到现场的情况下,雇主冒名索得“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并擅作主张将死者火化。(本报去年5月10日、9月3日曾作过独家报道)

  由于死因疑团重重,警方因案情复杂、没有证据而迟迟不能立案。该事件被本报披露后,在福州、宁德引起强烈反响,成千上万名网友在线留言声援,宁德蕉城区人大、区司法局、区驻榕同乡会等组织纷纷介入,并引起了省人大的重视,随后,福州市公安局、仓山区分局成立专案组全力侦破此案。

  日前,福州市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对高军,以伪证罪、帮助毁灭证据罪,对高军的父亲高林(化名)、高军的妻子孙梅(化名)提起公诉。孙秀苹的家属也向高家提出索赔524923元人民币的刑事附带民事诉状。1日,福州市中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并将择日进行公开宣判。

  神秘死亡

  去年4月29日晚,雇主让孙秀苹的母亲到福州,高家人说:“秀苹已经死了,27日死的。我们还做了一件错事,就是秀苹已经变成骨灰了。”

  当日晚,孙家召集亲属赶赴福州。高家向孙的亲属提供了火化证明和病历、死亡证明书。

  高家人声称,秀苹4月26日晚8时许在倒垃圾时不慎摔倒,导致脑震荡。第二天早上高家请了医生来就诊,服药无效后,在送往空军医院的途中死亡。高家要求孙的亲属冷静对待此事。

  母亲鸣冤

  孙家认为,秀苹的死因极为可疑,从发病、抢救、死亡到火化都有可疑之处,一、秀苹26日晚摔倒后,为什么没有及时请医生治疗?二、状元山庄离空军医院只有一墙之隔,而高家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到上海新村去请医生诊治?三、秀苹27日死后,高家为什么要等火化后两天才通知她的家属?四、在医院出示的医学证明书和太平间的收尸单上,高军的妻子为什么要假冒秀苹的姐姐在家属栏下签字?五、秀苹的身体本来好好的,怎么这么快就不行了?于是,5月1日,孙的亲属们向警方报案……

  7月14日,福州仓山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立案调查此事,警方在高家的保姆房提取多处血迹,经公安部物证检验进行DNA鉴定,报告血迹是孙秀苹的机会为99.96%。19日,孙家的代理律师与高军的父亲就人身损害的赔偿问题进行初步商议。高父曾表示愿出8万元让孙家“撤诉”。

  8月初,高军、高林、孙梅分别被福州警方刑事拘留。9月10日被仓山区检察院批捕。

  检方查明3嫌犯作案过程

  福州市检察院受理该案后,依法讯问了高军、高林、孙梅,审查了全部案卷材料,查明了孙秀苹遇害的前后经过。

  2004年4月26日上午7时许,高军在客厅先对孙秀苹的头、脸和腿部进行拳打脚踢,并将孙秀苹按倒在地殴打,半个小时后高军又到保姆房抓住孙秀苹的头发将其头部往墙上撞,并用空心不锈钢管打孙秀苹的头、身上和脚,孙秀苹为躲避逃到客厅,高军就追打到客厅,孙逃到卫生间,高军也追打到卫生间,直至孙秀苹弯腰倒地。孙因伤重回保姆房躺下直至次日无法起床。其间,高军采取放任态度对孙秀苹的伤不积极施救。

  4月27日上午,孙秀苹因伤重昏死在卫生间,高军见状害怕才拨打“120”,经空军医院的出诊医生检查后孙已经死亡。当天,高军、高林、孙梅为了不让孙秀苹的家人看到孙秀苹的尸体有伤和逃避司法机关的追查,经商议后,由孙梅冒充孙秀苹的姐姐,取得了空军医院开具的孙秀苹的死亡证明。

  4月27日下午,高军、高林、孙梅将孙秀苹的尸体送到闽侯县殡仪馆火化,毁灭证据。而后,他们又在家里多次商议统一口径,对外称孙秀苹是因倒垃圾时从楼梯摔伤而致死。高军、高林还找到在上海新村西洋社区卫生服务站的老医生黄某,要黄某帮助伪造了孙秀苹在楼梯摔伤导致严重脑震荡的假病历和治疗收费票据。

  4月29日,高军、高林、孙梅带孙秀苹的骨灰到宁德,因怕孙秀苹的家属闹事又返回福州。4月30日,高军以孙秀苹在福州病重为由,通知孙秀苹的家人到福州,孙秀苹的家人到福州后才被告知孙秀苹已死亡,人已火化。孙秀苹被害一案在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期间,高林、孙梅多次按照事先商议的说法向公安机关做了虚假证明。

  庭审纪实解遇害之谜

  2005年4月1日上午,高军、高林、孙梅分别被法警押上被告席。在庭审中,高军供认,“2年来,我曾先后殴打过孙秀苹十来次,在她遇害前两天,因她偷拿15元零花钱,我又用不锈钢空心管殴打孙的头、背、手部,我认为孙的死因是由她的腿部伤口失血过多引起的,当时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没有及时请医生抢救。”“后来,我们是怕孙的脸、身上有伤痕,会引起孙家属的猜疑,以为是我打死的,就于27日赶紧把尸体火化掉。”

  今年八十岁高龄的高林是一名退休律师,他供认,“4月26日,当天高军又殴打孙秀苹两次,我没办法制止儿子就在自己的房间看报。孙秀苹死亡后,为了制造在120急救医生来之前孙还活着的假象,我带着高军一起去找黄医生,要求他帮忙开张假病历,我们商讨以倒垃圾摔伤致脑震荡为由,编写了相关的假病历和出诊时间以及抢救措施。随后,公安机关调查时,我们都以这个病历为统一口径。”高林后悔莫及,“我一生磊落没想到落得晚节不保!”

  孙梅泣不成声地供认了4月26日上午,高军打孙秀苹的事实,“我在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和火化证明书中的签字,以及后来在公安机关调查中的串供,都是遭高军的胁迫进行的,因为在家庭中我也是受虐者,没有一点地位可言!”

  72岁的黄医生,同时也是高林的私人医生。然而,他在没有出诊、没有看见死者的情况下,轻信高林父子的陈述,编写了假病历,并在警方的调查中配合高家说了假话。后来,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在取保候审期间自杀了。

  在法庭上,检察院还提供了其他人证、物证。
 
来源: 海峡都市报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若单位或个人不同意刊载本信息请与本站联系

------分隔线----------------------------